文/穆子凌 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提出一個尖銳沉重的問題:人該拚盡一生,即使賭上家庭、事業,甚至不惜傷害別人,直到完成自己的夢想嗎? 答案往往是:不敢,也不該。我們是那百分之九十九,所謂的平凡人、中產階級、普羅大眾代表;從小到大認認真真讀書,畢業後找份安安穩穩的工作,接著風風火火地結婚,順順利利地生兒育女,最後普普通通地老去、離開塵世。但,這一切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半場無戰事》既是寫實主義小說,諷刺小說,更是赤裸裸反省美國社會集體意識病灶的小說。它並非傳統意義上直擊烽火現場的戰爭小說,但藉由一班軍人弟兄在「文明社會」短短幾小時的經歷,卻悉數呈顯了一場戰役種種的內外傷害、矛盾,殘酷與荒謬。其大無畏的氣勢,張力滿弓。 戰爭是什麼,其本質有任何意義與價值? 完整文章
文/梁庭嘉 縱觀迪士尼六位公主,發現迪士尼如何打造公主其實有跡可循。 沃爾特‧迪士尼決定製作《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時,曾向動畫師表示他認為一部大片的要素是「美麗動人的女主角、駭人聽聞的反面人物、風趣幽默的典型故事情節」。如今看來,這三點可說是他對迪士尼公主動畫的最高指導原則。1950 年他更明白說出「程式」(formula)一詞,原文是「我的程式是:大家就愛捧場灰姑娘和王子」(My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遠看,這傻白戲子總微笑著,在頹圮莊園裡的黑暗曼舞,神族大勢將盡,唯一人獨覺──Loki,是陽剛的漫威電影難見的一抹抒情,他每一笑都是謝幕……相比雷神的被冷落,早在北歐神話的他,就開啟了諸神的黃昏大戰,原本就是個與時代殘影共舞的人,那身段美感有如歲月的無情,是雷神如何顯威也無法取代的景深。 完整文章
文/楊照 貝多芬第三號降E大調交響曲『英雄』 OP.55 莫札特在一七九一年過世時,歐洲進入了空前的騷動狀態。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爆發,不只是法國社會結構大崩裂,而且法國大革命的價值觀念,快速感染了整個歐洲,大家都在興奮激動的情緒下,期待或恐懼著未來的降臨。 完整文章
文/佩格.史翠普、艾倫.柏恩斯坦 在我小的時候睡前都會聽《小火車》(Little Engine)的「我想我做得到,我想我做得到」歌謠入睡,因此學到了堅持及正向思考的力量才是致勝關鍵。事實上從小開始,我們就學習「勝利者永不放棄,放棄者無法致勝」及其他各式的諺語,內容清楚地告訴我們要不畏艱難,堅持到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