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詠堂文化 丹麥知名建築師揚.蓋爾(Jan Gehl)以建築和都市設計師兩種專業聞名於世,今年二月他獲頒雪梨市的市鑰,四月則是在阿曼王國出版了著作《人的城市》第24種語言版本。他在全球各地帶來的城市新觀點,數十年來逐步改變人與城市的關係,現在更擴大其影響力。 完整文章
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完整文章
漢字 右駕車 株式會社 低排出ガス 平成22年燃費基準+10%達成車 這些不算,一上車還有親切的日文問候,提醒你該繫上安全帶。放眼觸目,Honda, Mazda Toyota; Nissan, Isuzu, Suzuki,停泊路邊,呼嘯街頭,若非市容街景歐式風情滿是俄文,加上駕駛乘客金髮碧眼高顴深目,幾乎就讓人以為置身日本了。 右駕與左駕 完整文章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完整文章
乍暖還寒似乎是春天的特色,零上六度的「高溫」只維持了一天,甚至還下起了雨來,沒想到隔天就驟降到零下十五度,並且下起了鵝毛大雪。如今泥濘再度被白雪取代,然後等待著下一次的融雪,降雪……大自然的規律循環。 在冬與春交接,時節遞嬗的此時,除了擔心弄得自己出門一趟,就沾染一身雪泥之外,「泥菩薩」還得多留意自己的腳底,否則下一個四腳朝天的人就會是自己! 完整文章
俄羅斯聯邦幅員廣闊,面積 17,098,242 平方公里,覆蓋地球九分之一陸地,從東到西一共有十一個時區,意思是當居住在最東方「堪察加時區」的戰鬥民族進入 2016 年時,最西方的「加里寧格勒時區」的同胞們,可能還在趕辦年貨採買跑趴物資,而依時區不同,有的地方則正酒酣耳熱,熱烈慶祝。 而我所在的海參崴,也有自己的「海參崴時區」,這個時區比臺灣快兩小時進入 2016 年。 完整文章
文∕丘光 莫斯科的隆冬天黑得快,差不多下午三點就灰灰濛濛,每當雪花慢飄,尤其令人神思恍惚。在這似暗非明的時刻,特別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尷尬、一種該工作維生還是該休息作夢的猶疑。《夜巡者》就是走在這般冬夜時分雜錯著現實與夢境的路上,領著我們看看莫斯科的生活與幻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