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很多人以為小說《蒼蠅王》是一個「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進行野外求生」的故事。 「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這部分沒錯,但《蒼蠅王》不是一個野外求生的故事,而是一個蠻荒與文明、暴力與秩序對抗的故事,其中還有幾個象徵,帶到科技以及宗教對人類的影響。 完整文章
文/寇延丁 「 我前所未有地貪生怕死。」我儘量說得輕鬆,但能看出天哥還是被觸到了。 孩子們和水哥們正在教室裡做收尾的工作,我把天哥叫出來,去近旁山坡走走,請他幫我找一個能夠安靜寫字的地方:「我前所未有地貪生怕死。必須立即找到一個安全、安靜的地方,把這個故事寫出來。」 ◆ 我幾乎一夜無眠,但表現出來的不是疲憊而是亢奮,每當我被發動的時候總是這樣。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你一定偶爾也有感到罪惡的時候──比方說,你覺得自己該好好讀幾部真正的經典文學名著,但卻總是望之卻步。 沒讀過《罪與罰》(Crime and Punishment),沒讀過《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你覺得自己的文學底子總是有點湯湯水水。可是老天,看看那厚度,讀一本經典本身就是罪與罰吧?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我們經常看到名人書單。不過,無論這些名人是什麼身分,我們未必能從書單判斷:是這些書造就了這個人,還是因為是這個人所以推薦這些書。但是看一看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書單,你也許會浮出一個會心的笑──因為這份書單與這個人的形象如此貼合。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如果你曾經在公共場合閱讀的時候,覺得書的標題不太討喜,因而忍不住讀得遮遮掩掩,那你應該就能夠理解,好的書名對作者來說也一樣重要。好的書名不僅能微妙地乘載書的內容,也更能吸引讀者買單,間接改變一本書或一位作者的命運。 英國一家絕版書店Jonkers Rare Books近日推出一張圖表,題為《著名小說的暫定標題》(Working Titles of Famous 完整文章
從《天觀雙俠》到《生死谷》,武俠小說作家持續筆耕,每兩年都交出一部新作;但事實上,當年讓她一鳴驚人的《天觀雙俠》原稿檔案,曾經被她荒置在電腦中許多年,她也從沒想過會成為一個武俠小說作家──雖然鄭丰從小就嗜讀金庸。 從一個被金庸領進世界的小女孩,到現今華文世界的「女版金庸」,鄭丰如何開始創作、又如何看待武俠? 從著迷金庸到寫出《天觀雙俠》:鄭丰談武俠的閱讀、創作、出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