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蔣勳 爬伏在母親胸前, 我在索乳的同時,記憶著母親的體溫, 我被一個穩定的力量包圍著, 感覺到安全、滿足。 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有時和某位朋友在一起,會感到有些躁動不安,站在他身旁與他對話,好像老覺得沒有辦法安定下來。但為什麼在與別的朋友相處時,感覺到就算天大的事情發生,他都能篤定、從容地處理各種狀況,周遭的磁場非常沉穩。 完整文章
 《紅樓夢》寫生活小事,顛倒世俗價值,卻處處都是做人處世的機關。──蔣勳 好的創作者,大抵總是滿眼含著淚水看眼前的芸芸眾生。傅秋芳、李十兒、金寡婦、金文翔夫婦、趙嬤嬤、賴嬤嬤、甄應嘉、包勇、賴尚榮、衛若蘭……有的只寥寥幾筆,或勾畫出底層人物的卑微求存,或於人情世故知所分寸,或側寫伏線引人遐思。後四十回補寫的「灰色地帶」,更促使蔣勳一再回到前八十回,細看原作者書寫的精神品質、人物真相。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當眾人在指責一個的『惡』的時候,最大的惡意是在眾人之中,而眾人的惡意是殺人的動力,大家急於要把一個人判死刑、要他死,這是很恐怖的,但我們的媒體不會去檢討這樣的東西,甚至『偽善』,那才是最可怕的事。」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by cockatiella la 文/蔣勳 一九五○年,三歲的時候,父母帶我在馬祖白犬島照相館拍了一張照片,用來申請進台灣的入境證。 在拍攝那張照片之前,我的人生完全空白,沒有絲毫一點記憶。 一九五一年隨母親在基隆上岸,踏上生命中宿命的島嶼,開始了此後成長成少年的歲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