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我們亦是活在《紅樓夢》裡的芸芸眾生:《夢紅樓.微塵眾》

文/于翎 《夢紅樓.微塵眾》套書是蔣勳老師歷年解析《紅樓夢》的文本集結成套,儘管作為套書開端的《夢紅樓》對於讀過且熟悉《紅樓夢》內容的讀者而言,只是本不算很獨特新穎的解說導讀作品,卻很適合作為未曾讀過《紅樓夢》或是剛接觸《紅樓夢》,甚至是早年曾經讀過這部經典之作,卻因記憶久遠而印象模糊的讀者,再次進…

台灣五零年代住宅後巷深處,會有老婆婆在洗澡?!

文/蔣勳 跟母親上菜市場是我童年快樂的記憶。 那時候住在大龍峒,鄰近保安宮,我家隔一條馬路就是同安人四十四坎商業社區的後門。 四十四坎在保安宮西側,是同安人開設的四十四間(坎)商業店鋪。 記憶裡是南北各二十二間,隔一條小街相對,從雜貨飲食到藥鋪衣物俱全,平面展開成街市,內容等於今日的一間百貨公司。 …

「我知道出書其實賺不了什麼錢」——專訪《有種英文模仿術,一旦學過英文馬上用出來》作者凱茜女孩

文/愛麗絲 「其實我一開始教的是中文。」 「凱茜女孩 Cathy Girl」如今早研發出一套英文學習法,然而,最初讓她踏上教學領域的,卻是職涯轉換期間,教授外國人中文的毛遂自薦,而後轉為中英雙軌教學,又在任職線上英文教學平台時,偶爾代課卻深獲學生青睞,這才輾轉開拓職涯的新契機。 Cathy 教學認真…

曹雪芹嚮往的自由,或許比「多元成家」更具顛覆性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碧痕洗澡 怡紅院的丫頭,大家熟悉的有襲人、晴雯,麝月的重要性少一些,印象更模糊的可能是碧痕。第六十三回寶玉壽宴湊錢,碧痕列在第二等丫頭中。 碧痕在小說裡出現約五、六次,有時只是被提到,沒有故事發生,讀者也不容易有印象。 例如第二十回,賈府過年,襲人生病臥床…

寶釵的「冷香丸」竟比《哈利波特》的魔藥更詭異刁鑽?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冷香丸 《紅樓夢》好看,有時候不一定是從文學的角度,一般讀者看到第七回,也可能忽然對薛寶釵用的一種藥產生了興趣與好奇,這一味藥叫做「冷香丸」。 寶釵生病,在家靜養,管家周瑞的老婆去看她,問起這個「病」。 寶釵說:從小這病,請多少醫生看,吃了多少藥,都無效。後來多虧一個和尚,專…

緣份有很多種,不一定要修成正果?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抄檢大觀園 抄檢大觀園是讀《紅樓夢》的讀者記憶很深的一段戲吧,高潮起伏,事件層出不窮,人物個性也都一一鮮明起來。 抄檢大觀園起因於一個傻丫頭在花園山石洞裡偶然發現一個繡香囊,用今天的話來說,也就是在花園的隱密處發現了「黃色小說」、「春宮畫」或「A片」。 大觀園裡住的成員很單純…

燃燒烈愛常常是孤獨的,與對方無關——幻滅夢醒的尤三姐與司棋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鴛鴦劍 尤三姐是《紅樓夢》裡突出的人物,她總讓我想到《史記‧列傳》裡的「游俠」、「刺客」,想到荊軻,想到聶政或豫讓,為一個自己堅持的信念,不在意他人可能不屑一顧,不在意旁觀者訕笑辱罵,可以義無反顧,走向死亡。 她也讓我想到四面楚歌時圍困於垓下、在慷慨悲歌的項羽面前引頸自刎的虞…

即使傷心難堪,也要讓自己整妝再出發——讀《紅樓夢》平兒理妝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平兒理妝 平兒是《紅樓夢》裡我很喜歡的一個角色,她性情溫和包容,處處委屈求全,特別讓人心疼。 平兒是王熙鳳的陪嫁丫頭,豪門貴族的小姐出嫁,要陪嫁好幾個丫頭。這些丫頭的命運可想而知,她們是人,卻變成陪嫁的物品,沒有被當作人看待。王熙鳳又是特別尖刻好妒的女人,陪嫁的丫頭死的死,有…

倚老賣老為何討人厭?從《紅樓夢》看過度努力的過氣長輩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焦大與李嬤嬤 《紅樓夢》第七回結尾出現的焦大,篇幅雖然不長,卻是被學者討論很多的角色。 學者討論焦大,是因為他喝醉了酒,罵天罵地,竟然罵起賈府的主子──老爺、少奶奶,也暗示透露了主人亂倫的姦情。 焦大是賈府的僕役,身分很低,可是他輩分極高。眼前賈府「草」字輩的賈蓉,「玉」字輩…

為什麼很多人只能當浴室歌王/后?蔣勳:「美,其實是回來做自己。」

文/蔣勳 爬伏在母親胸前, 我在索乳的同時,記憶著母親的體溫, 我被一個穩定的力量包圍著, 感覺到安全、滿足。 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有時和某位朋友在一起,會感到有些躁動不安,站在他身旁與他對話,好像老覺得沒有辦法安定下來。但為什麼在與別的朋友相處時,感覺到就算天大的事情發生,他都能篤定、從容地處理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