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塞巴斯欽.斯密;譯/杜文田、林潔盈 這是一場兩個創作天才爭取真正原創性的激進鬥爭──他們在許多方面具有同等的天賦,但在感知性和氣質上截然不同。最終,能讓人指認出偉大之處才是致勝關鍵。然而,更為直接地,糾結之處在於他們各自準備好看到多少──真正地看到且認識對方,以及各自會如何選擇來防禦自己和對方抗衡──是要視而不見,還是以執意的偏見看待。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溫柔婉約的京都,以優雅沈靜的謐靜之美款待著來自四面八方而來的國際遊客。當觀光客們將視線凝視在一位位優雅舉止得宜的女將、藝伎舞伎身上時,是身上那抹淡而纖濃恰到好處的顏色,增添了京都的氣質,色彩,讓京都的柔情似水鮮明了起來。 用一抹色品韻體感京都 完整文章
文/吉塔.威廉斯;譯/金振寧 任何人第一次挑戰藝術書寫都會覺得是一件活受罪的苦差事。為了解決無力感,有些人只好模仿新聞稿或網站上諸如「雪曼(Cindy Sherman)的攝影解構了男性的凝視」一類的用字遣詞,然而這種八哥式的藝術語言,不止你自己不滿意,讀者讀了也索然無味。 完整文章
文/林夢媧 出版首本詩集《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便數次再版的伊格言,時隔七年,帶來新詩集《與孤寂等輕》。伊格言擁有詩人與小說家之雙重身分,曾出版小說《噬夢人》、《零地點》、《甕中人》及《拜訪糖果阿姨》等作品。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策劃多場精彩不容錯過的主題講座,其中伊格言的詩集發表,在2月15日於讀字沙龍展開,與大家一同討論詩歌與藝術在生活中的脈絡。 數字的藝術性 完整文章
挪威青年史汀(Mats Steen)二十五歲去世,他罹患稀有基因病症,死亡前,已經經歷十幾年肌肉嚴重萎縮、無法行動的日子。 史汀的喪禮出現了一堆家裡不認識的人,他們都是《魔獸世界》的玩家,史汀是這遊戲裡玩家隊伍「星光」(Starlight)的一員。史汀難以行動,但可以打電玩,據爸爸描述,在生命最後十年,他玩了超過一萬五千個小時。 完整文章
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開始在捷運、公車上讀到詩?記不記得,什麼時候,你在走過一處街巷時,忽然發現這個場景也出現在某本書的字裡行間?記不記得,你按著某篇散文的描述、在市場中尋到一個不起眼但暖心暖胃的小攤?記不記得哪座天橋哪座商場被拆除的時候,你突然感受到某本小說裡的悵然若失? 文學其實是從你在這個城市的行走生活裡長出來的。它可以放在藝術領域討論,但別忘了它始終應該屬於大眾。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前陣子住在附近的一位出版界朋友,撞見了晚餐過後我一人逛超市,左手提衛生紙、右手拎塑膠袋大包小包走回家的模樣,他在大笑聲中二話不說拿出手機拍了下來,貼在臉書上。他寫著:「原來作家也會提大包小包的衛生紙,大街上。」這就是我生活的寫照了,不寫字不準備資料的時候,和這城市所有普通小民活得一模一樣,逛超市、清掃、散步、去小 7 繳費或在家敷臉發呆。 完整文章
若無勇氣,愛即將褪色,然後淪為依賴。若無勇氣,忠實亦難堅持,然後變為妥協。──羅若梅 從西方文化的角度而言,創造力源自於神的力量,無論從希臘神話或希伯來神話而言,都是如此。但文藝復興之後,這種創造的力量從神道逐漸轉向人道,甚至更轉移至藝術這個面向上!人類透過藝術的表達,展現了他無與倫比的創造力,肯定了他的具體存在與價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