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是可以,但應該要有人指出相關社會觀念的問題,而且只要我們足夠謹慎,這些都可以和製作電影的言論自由不衝突。 電影《消失的情人節》在金馬獎得到五個獎項,然而一些人批評電影內容涉及美化性騷擾,把實際上是性騷擾、侵犯身體自主並涉及犯罪的事情,呈現得像是浪漫並令人同情的事情。這種批評不意外被說是「過於政治正確」,並被一些人指控是在試圖約束創作自由和言論自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從六零年代進入七零年代的那個時候,有個加拿大的八歲男孩看著鏡子,覺得自己超會做表情。各式各樣的表情。一個孩子發現自己很會扮鬼臉,大約就會變成團體裡的開心果,不過這男孩想得更遠一點,他練習了兩年,十歲時寫信給當時著名電視喜劇節目《卡羅伯內特秀》的主持人伯內特,說自己根本已經是個表情大師,伯內特應該慎重考慮讓他成為固定班底。 完整文章
文/比爾.布萊森;譯/李奧森 不久之前,我和太太在倫敦富勒罕街(Fulham Road)訂了一套沙發,我們在五月國定假日(May Day bank holiday)[28]前從漢普郡跑到倫敦處理相關的文件作業。當我們到達家飾店門前時,發現有另外三對夫妻正站在門口前。大門深鎖,店裡一片闃黑。當時是週六早晨十點,距離公告的營業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 完整文章
文/沈眠 一年一度、詩壇盛事的臺北詩歌節,2020年的主題為「所以我們發光」,準備了各式精彩詩歌活動與展演,以及題目多元的詩講座。10月9日晚間於思劇場,以「花摸過我,詩走成畫」為題,兩位出身美術體系的詩人馬尼尼為、潘家欣進行對談,由詩人林蔚昀主持並參與座談,針對詩歌與藝術世界的現實性,以及遊走於母親、創作者身份之間,三位詩人真切分享自身的觀察與體會。 創作是對應生命有缺口或疑問 完整文章
我決定趁年輕寫下這篇文章,以免老的時候反悔。 「一代不如一代」這種指責很常見,以臺灣來說,「現在的年輕人⋯⋯」起手,搭配對比句型「我們以前⋯⋯」補刀,是耳熟能詳的批評句型。把這些批評集合起來,不免讓人擔憂,八零或九零後的臺灣小孩到底出了什麼事。 完整文章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的確出現在影片裡,但在視聽呈現上,他做了另一種處理。 完整文章
文/秋元雄史;譯/羅淑慧 關於鑑賞西洋美術這件事,不少人都認為「只要充分發揮感性,憑感覺欣賞就行了」。或許有人能在完全沒做任何功課的情況下,偶然地被眼前的作品所感動。但以多數情況來看,參觀之前若沒做功課,最後通常就會演變成「完全不知道該從何感受起」的窘境。 因此,為避免發生這樣的憾事,還是建議大家先查點資料比較妥當。 完整文章
文/ 塞巴斯欽.斯密;譯/杜文田、林潔盈 這是一場兩個創作天才爭取真正原創性的激進鬥爭──他們在許多方面具有同等的天賦,但在感知性和氣質上截然不同。最終,能讓人指認出偉大之處才是致勝關鍵。然而,更為直接地,糾結之處在於他們各自準備好看到多少──真正地看到且認識對方,以及各自會如何選擇來防禦自己和對方抗衡──是要視而不見,還是以執意的偏見看待。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溫柔婉約的京都,以優雅沈靜的謐靜之美款待著來自四面八方而來的國際遊客。當觀光客們將視線凝視在一位位優雅舉止得宜的女將、藝伎舞伎身上時,是身上那抹淡而纖濃恰到好處的顏色,增添了京都的氣質,色彩,讓京都的柔情似水鮮明了起來。 用一抹色品韻體感京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