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夏民、 犁客 「逗點到目前為止,一直堅持不做的,除了削價競爭之外,大概就是不做我沒有興趣的書。」陳夏民說,「以後應該會更嚴格貫徹這一點。」 陳夏民成立「逗點文創結社」時,被傳統出版人視為初生之犢、充滿能量的「小金剛」;過了九年,在許多出版同業眼中他仍是年輕世代的出版代表,不過另一方面,他也已經變成辦活動時會遇上有人對他說「我就是讀了你的書才決定進出版業!」的「前輩」了。 完整文章
每年元旦或春節,我們都不由自主地許下一大堆新年願望,希望能養成好習慣,忘掉壞習慣。可是今年都剩不到三個月了,關於新年願望,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事情都過去了,就當一切都沒發生過,不好嗎? 只要用很簡單的數學,就能算出,如果每天進步1%,一年後就進步了原來的三十七倍!真的可以發大財了! 完整文章
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
文/曾鳴;譯/李芳齡 在中國,11 月11 日並不尋常,因為這個日期有四個「1」。在1990 年代中期,中國的年輕人把這天戲稱為「光棍節」,這個半開玩笑的節日逐漸發展成單身人士聚會慶祝的日子。2009 年,光棍節被重新構想成網路購物節。今天,這個節日已經發展成世界最大的購物節。 完整文章
文/柔依.弗瑞德-布拉納、亞倫.M.葛雷澤;譯/許恬寧 幾乎每一個粉絲文化的核心,都有可以轉換成金錢的東西:一個商業產品。可能是一部電影、一本書、一場互動、一種體驗、接近特殊事物的管道,或是一包即時成像底片,不過說到底,著迷對象會問世,幾乎都是為了賣錢。著迷對象的所有人,一般會決定隱藏或遮掩自家活動的商業意涵──他們希望自己花了非常多力氣凝聚的好感,具備能幫他們賺錢的功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