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瓊瑤 民國初年,北平。 那一天,對婉君而言,真像是場大夢。一清早,家裡擠滿了姨姨姑姑,到處亂哄哄的。媽媽拿出一件繡滿了花的紅色緞子衣服,換掉了她平日穿慣的短襖長裙,七八個人圍著她,給她擦胭脂抹粉,戴上珠串珠花,遮上頭帔,然後媽媽抱了她一下,含著淚說: 「小婉,離開了媽媽,別再鬧孩子脾氣。到了那邊,就要像個大人一樣了,要聽話,要乖,要學著侍奉公公婆婆,知道嗎?」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氫酸鉀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架構自己的時代,奪回文化權力!──與插畫家氫酸鉀對談(一) 將創作融入日常之中,普及才能延續文化生命 你有一個計畫是做車站,為什麼對車站會有感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