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范雲 每年到了鄭南榕紀念日,我就會想起,一九八九年四月,那個作為我人生震撼教育的一天。 我和鄭南榕並不相識,他離開的那一年──一九八九年,我只是個大三的學生。由於政治意識才剛萌芽,所以沒有「大膽」到踏出校園到黨外雜誌打工,多數時間是在參加讀書會、營隊,以及校園民主活動。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離當時的我還有點距離。即使如此,我還是隱約從社團界朋友聽到,有個 完整文章
文/雷皓明   事務所裡有一位助理,幾乎天天都比我還要晚離開辦公室,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多壓榨他──結果他留下來,只是為了用辦公室的光纖網路打線上遊戲LoL(英雄聯盟),理由是網路順,他的實力才發揮得出來。我聽了只是笑笑。 有沒有實力,我是不清楚,倒是有時候看他被敵方殺得哇哇叫,還滿紓壓的。 「又輸了?」我問,雖然看他一臉氣憤,答案應該很明顯。 完整文章
文/紅桌文化總編輯 劉粹倫 相較於歷史學、哲學的淵遠流長,社會學成為一門學科,是十九世紀的事。社會學研究人類社會的結構與活動,以此為基礎而得的知識,用來改善社會。哈佛大學畢業的詹姆斯・洛溫(James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如此敘述言論自由:「人人有主張及發表自由之權;此項權利包括保持主張而不受干涉之自由,及經由任何方法不分國界以尋求、接收並傳播消息意見之自由。」 每年九月的最後一週是美國的禁書週(Banned Book Week),是圖書館員、教師、學生與社會大眾以禁書向言論自由致敬的一週。美國圖書館協會(American Library 完整文章
文/索米妮.聖古塔 二○一二年十一月的第三個週日,一名戴著太陽眼鏡的死者,讓素來繁忙擁擠的孟買,一時間暫停下來。超過百萬人民夾道,目送孟買最具影響力與爭議性政治人物的送葬行列。這名右翼大老名叫巴爾.泰克瑞(Bal Thackeray),即使前往火葬場,也要戴著標誌的太陽眼鏡。 他的支持者哭泣、吟誦並揮舞黨旗,橘底上猛獅怒吼。其他人多數待在室內。 完整文章
文/安娜.葛瑞兒 第一眼看去你不會注意到伊黎娜.岡達瑞娃(Irina Gundareva),而那可是個錯誤。她的歲數約略五十出頭,毫不起眼,一頭修齊的紅髮和直劉海。但是在她謙和的外表下藏著鋒芒。躋身車里雅賓斯克最好的新聞記者之列,她常正面迎擊控告她的文字誹謗和毀損名譽案件且取得勝訴,即使是在這一區的貪腐法庭。她也面臨更凶險的威脅,來自官員和其他被報導激怒的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今年參展的攤位數比去年成長了10%,登記的版權交易比去年成長了28%。」台北書展基金會的董事長趙政岷站在台上,笑著這麼說。 2017年2月8日是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開始的第一天。台北國際書展的首日一向被設定為「專業人士日」,只開放相關產業人士進場,開幕儀式、書展大獎的頒獎典禮,以及每年幾乎都會出現的「總統(或某些政治人物)逛書展」行程,也都會安排在這一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