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格・布雷格曼;譯╱陳信宏 倫敦,二○○九年五月──一場實驗正在進行中。實驗對象:十三名流浪漢。他們是老資格的街友,其中有些人在倫敦市這座歐洲金融中心冰冷的人行道上已經睡了四十年。把警力支出、訴訟費用與社會服務等成本加總起來,這十三個麻煩製造者造就的帳單據估計達四十萬英鎊(六十五萬美元)以上,而且是一年就有這麼多。 完整文章
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跟弟弟馬拉基在布魯克林的克萊森街遊戲區裡。他兩歲,我三歲。我們在玩蹺蹺板。 上下上下。 馬拉基上。 我跳了下去。 馬拉基往下墜,蹺蹺板撞到地面,他尖叫,一手摀著嘴,有血。 天啊,有血就慘了。我媽會打死我。 說鬼鬼到。她正跑過遊戲區,但是大肚子害她跑不快。 她說,你幹了什麼?你為什麼要對弟弟那樣? 我無話可說。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我很幸運,可以因為我的工作而結識許多有趣的人、到訪許多有趣的地方;」比爾.蓋茲說,「但饒是如此,我仍認為要探索令人感興趣的新話題,書本是最佳途徑。」 蓋茲不但認為閱讀是滿足自己好奇心的最好方式,對閱讀的種類也不自我設限。分享2017年的閱讀經驗時,他舉出了講述伊斯蘭國如何在伊拉克奪權的人文書籍《黑旗:伊斯蘭國的崛起》(Black Flags: The Rise of 完整文章
文/張安柏(實驗教育工作者),經作者同意轉載 《絕望者之歌》一書的出現,佔盡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優勢要件。挾帶全球對川普當選的集體焦慮,挫敗的菁英資本主義者亟需找到答案的出口;在媒體的強力包裝及推波助瀾下,讓這本書在今年化身為理解川普支持者的最佳解答書。 作者J. D. 完整文章
文/陳芳毓經作者同意轉載 「誒,我要來讀《絕望者之歌》,」前幾天跟B說,想讀一本關於美國鐵鏽帶底層白人的故事。 「你說我們家族嗎?」小時候親戚借錢不還,父親總失控吼叫、母親坐在廚房地板上哭⋯⋯B開口就是一串「鬼故事」。「對了,你知道我們家族最有名的是誰嗎?她是個實境秀明星,實境秀主題是『20歲以下單親媽媽』。」 完整文章
文/馬修.戴斯蒙 我們家的經濟狀況並不寬裕,有時候瓦斯會被切掉,母親就會在燒柴的爐子上弄晚餐。對於如何持家她心裡有數。雖然她跟父親都沒有能力幫忙出錢,但她還是希望我們可以念到大學。我父親會以他的方式,讓我們把這點牢記在心。每當我們開車經過一排彎著腰在烈日下揮汗做著「爛」工作的人,父親就會轉頭問我們,「你們會想一輩子那樣嗎?」 「不想。」 「那就要讀大學。」 完整文章
文/大衛.K.謝普勒 那名十歲的小女孩坐在晃盪的鞦韆上,跟坐在她旁邊的鞦韆的社工聊天。「到底有幾次啊,」小女孩問道:「妳被強暴過幾次?」 問題來得漫不經心,彷彿只是隨意展開的對話,社工芭芭拉試圖保持鎮靜。 「我說我沒被強暴過,她很驚訝。」芭芭拉回憶道。 「我以為每個人都被強暴過。」她記得女孩是這麼說的。 「她的朋友在學校都會討論,」芭芭拉觀察道:「那是家常便飯。」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據報載,過去九年,台灣的實體書店減少逾 400 間,許多愛書人紛紛感嘆台灣的閱讀環境正在逐漸沙漠化,但其實這也是許多國家正在經歷的現象,而且這種變化還有可能影響到進一步影響到下一代的識字能力,尤其是那些缺乏閱讀資源的貧窮地區。 The Atlantic 報導指出,美國白領家庭的孩子,在四歲前會接觸到的字彙量約為 4,50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