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德.卡洛;譯/吳凱琳 註記的記號是橫線「-」。註記包括事實、新點子、想法、和觀察。是那些當下或許不需要採取行動,但你希望先記錄下來的事。這些註記在會議、演講或課堂上很有用……我們都理解註記的定義,所以不在此贅言。我想說明的是註記在子彈筆記中可發揮的效益以及可做的變化。 完整文章
文/黃哲斌 這不是一本歌頌「媒體成功學」的書,不,完全不是。相反地,本書打算花三百多頁,探索以下幾件事: 新聞媒體如何卡在時代夾縫裡?過去兩百年的媒體形式為何失效?當舊有典範被打破,傳統媒體如何調適?如何轉進?它們碰上哪些艱危苦楚?又看到哪些隧道盡頭的微光? 完整文章
華航機師罷工,許多人沒飛機搭。你可以想像更慘的罷工嗎? 我可以。 四零年代大多電梯還需要人工操作。1945年,紐約的一萬多個電梯操作員罷工,影響超過一千棟建築物,包括帝國大廈。帝國大廈當時是世界第一高的大樓,一百零二層。 想像一下你的辦公室就在帝國大廈,二十樓就好了。 完整文章
文/齋藤孝;譯/葉廷昭 過去曾經有本轟動一時的書籍《考上第一志願的筆記本:東大合格生筆記大公開》(東大合格生のノートはどうして美しいのか)。書中提到東大學生不只會抄黑板,他們還會用自己的方式轉化教授的語言,進行歸納與整理。我認為這是很基本的能力,這是「抄黑板」加「教授口述」的筆記形式,習慣抄下老師口頭敘述的學生,上大學後通常也很擅長寫筆記。 完整文章
文/松井忠三 提案書只要一張A4紙 每次電視播出國會狀況,就會看到有議員在打盹。 不發言,只聽其他議員你來我往,當然會想睡。和學校一樣,學生如果只是單方面聽課,專注力一定會下滑。 很多企業都會連日召開會議,這點無印良品也一樣。不過,開會如果只是浪費時間,就失去開會的意義。討論議題固然重要,但開會更應該是為了「決定事情,然後加以執行」。開完會後就要啟動執行,在那之前都屬於準備階段。 完整文章
文/Certain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出乎意料的,雖然這部小說的主題是網絡欺凌、自殺事件等等,但整篇讀上來卻沒有很沉重或悲傷感,反而讀著讀著,就是覺得很流暢很舒服的感覺(是到最後真相大白有那麼一點點煽情喇)。曾讀到作者的訪問說想寫對大眾沒有門檻、可以讓他們享受的一本書,我覺得這本小說是做到了。 完整文章
文╱伊麗絲.桑德 全世界每五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是高敏感族。 高敏感族絕不是一種病。這個概念是由美國精神分析專家伊蓮.艾融博士在一九九六年所提出。正如人類有男性與女性兩種性別,艾融博士只把人區分為「高度敏感型(HSP)」跟「積極進取型(TOUGH)」兩種。這個分類不僅適用於人類,亦適用於其他高等動物。但我認為,人格特質的分類,實際上又比性別概念的差異更加複雜。 完整文章
文/電腦玩物站長 我們很樂於整理,因為那是稍後處理的最好藉口,但只有開始行動才有價值。 明天有一個很重要的專案要完成,今天要來熬夜寫完最後的報告,但是看到自己忙碌專案的這段時間,專案資料夾都還沒好好整理,那就先來整理好,說不定整理好,我完成報告會更有效率。真的嗎?不要騙自己了!整理很多時候,只是拖延「真的完成什麼事情」的行動的最好藉口而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