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間角度重新設計組織——如何創造與分享資訊?

文/喬治.史托克、湯瑪斯.郝特 譯/李田樹 時基競爭者不僅創造更多資訊,也主動地分享更多資訊。對資訊技術專家而言,資訊是一種流動資產,是一條資訊流。對資訊技術專家來說,資訊本身就是一個標的,是某種應仔細予以衡量及處理的事物。但對企業主管來說,資訊就不是那麼精確的東西。企業主管也很少把資訊,和創造資訊…

鬼扯加上數據,就很有說服力

作者/卡爾.伯格斯特姆、杰文.威斯特;翻譯/穆思婕、沈聿德 什麼是事實?政治人物沒在怕;什麼是科學?且看媒體怎麼報。要根除鬼扯的存在,需得知道究竟何為鬼扯,但這就是事情棘手的地方了。 許多人認為自己很擅長看出哪些是鬼扯。當我們遇到以修辭技巧或華麗詞藻取勝的鬼扯時,或許真是如此,稱之為「老派鬼扯」。且…

用符合大腦原廠設定的方式輸入資訊,年過四十也能過目不忘

在知識爆炸的年代,每個人每天都會接觸到大量的訊息,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非但沒有因此更博學,反而經常感覺什麼事都記不住,總是過目就忘,大腦好像愈來愈不靈光?這絕對不是因為年紀漸長或天生記性差,其實,只要懂得善用符合大腦原廠設定的方式學習,人人都能過目不忘。

把台灣人對軍事常識的認知從幾乎負分拉回至少正分──專訪《阿共打來怎麼辦》作者王立

筆答/王立 無論是政治氣氛肅殺的戒嚴時期,還是百家爭鳴的解嚴初期,是中國開始藉著市場開放發展經濟的20世紀末,還是中國成為世界強權之一的21世紀初,中國從沒放棄武力犯台的宣稱,生活在台灣的大家也都明白中國解放軍可能會打過來。 問題不在他們可能會打過來,而在於我們怎麼因應──要思考怎麼因應,要知道他們…

懂得把資料變成知識,大腦這樣記憶才靈光!

文/黃春木 資料(data)、資訊(information)、知識(knowledge)是我們常常看到的字詞,似乎沒什麼大學問,但就高層次思考的學習而言,三者的區分可是很重要的! 資料,其實是指還沒有經過自己處理的原始紀錄,尚未跟自己有任何關聯,只是零散的待在實體世界或網路空間中某個角落,譬如一份文…

揭露不正義與不平等,並希望促成良善的改變——專訪《牆國誌》作者詹姆斯.格里菲斯

文字/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游擊文化;筆訪/愛麗絲 防火長城是該國碩大無朋的審查機制,也是宣傳管道,本書談的正是它的歷史與發展,同時也將論及它的觸手是怎麼伸出中國,影響廣大的網際網路,還有,多少國家非但沒有抵制,還積極為其國內的網際網路引進這套控制到滴水不漏的模型。 本書不可能在中國本土出版,所以我…

和說謊比起來,我們覺得「放屁」好像沒那麼嚴重?

文/吳冠昇(〈菜市場政治學〉共同作者) 和政治哲學的初次接觸,是十年前我在成大政治系修習梁文韜教授的政治哲學導論。梁老師上課指定了一本英文原文教科書,對於外文系的我,在閱讀上雖不是十分困難;然而,當時對於政治科學一知半解的我,修起這門課卻讓我嚐盡苦頭。在那個學期中,即使我反覆閱讀文本,仍然對於所探討…

鋪天蓋地訊息戰!從里長到教授,從AI到「自乾五」

文/沈伯洋 中國跟俄國的訊息戰其實有很多不同之處,以下概略介紹。 第一,中國官方已不把網路視為洪水猛獸,以前他們覺得網路很可怕,所以要控管,「人民不發出任何聲音才不會攻擊我」,這是過去的想法。現在不是了,反而是讓網路成為攻擊的工具。他們發現用網路攻擊更快。行銷學這十年來發展得太好,又因為有大數據,他…

他們不見得很幽默或擅於社交,但相處起來總是格外舒服

文/有川真由美;譯/涂紋凰 有方法可以順利找出對方想聊的話題 日本的知名主持人塔摩利,常常讓我覺得他真是個帶話題的天才。無論他上哪個節目或和名人對談,那看似緩慢的說話步調,其實是在提問中找話題開啟對方身上的聊天開關。 對初次見面的人,他會利用「身高還真高啊!有從事什麼運動嗎」等外觀上的特徵破冰,如果…

做筆記,就是要讓以後的自己還看得懂

文/瑞德.卡洛;譯/吳凱琳 註記的記號是橫線「-」。註記包括事實、新點子、想法、和觀察。是那些當下或許不需要採取行動,但你希望先記錄下來的事。這些註記在會議、演講或課堂上很有用……我們都理解註記的定義,所以不在此贅言。我想說明的是註記在子彈筆記中可發揮的效益以及可做的變化。 註記必須簡短,所以一定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