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麗絲.桑德 全世界每五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是高敏感族。 高敏感族絕不是一種病。這個概念是由美國精神分析專家伊蓮.艾融博士在一九九六年所提出。正如人類有男性與女性兩種性別,艾融博士只把人區分為「高度敏感型(HSP)」跟「積極進取型(TOUGH)」兩種。這個分類不僅適用於人類,亦適用於其他高等動物。但我認為,人格特質的分類,實際上又比性別概念的差異更加複雜。 完整文章
文/電腦玩物站長 我們很樂於整理,因為那是稍後處理的最好藉口,但只有開始行動才有價值。 明天有一個很重要的專案要完成,今天要來熬夜寫完最後的報告,但是看到自己忙碌專案的這段時間,專案資料夾都還沒好好整理,那就先來整理好,說不定整理好,我完成報告會更有效率。真的嗎?不要騙自己了!整理很多時候,只是拖延「真的完成什麼事情」的行動的最好藉口而已。 完整文章
文/Re-lab團隊 大家常常問我們:「什麼是好的資訊圖表設計?」 除了好的資訊整理之外,在設計上滿足這五個法則是我們對自己作品的標準,若你看過許多好的資訊圖表,你會發現,它們大部分都滿足這些法則。 1 難忘的記憶點──你希望讀者看完以後帶走什麼資訊內容? 最怕讀者看完資訊圖表以後什麼也沒留下 完整文章
1996年,後現代文化研究期刊《社會文本》(Social Text)刊登了一篇文章:〈逾越邊境—朝向一個轉型的量子重力詮釋學〉。[1]這篇文章的名字很難懂,內容也沒有比較簡單。人文領域出現難懂的研究並不令人驚訝,令人驚訝的是,這篇文章的作者索卡(Alan Sokal,紐約大學的物理學家)後來公開表示他完全是亂寫的。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米勒 如果有人讓一個孩子相信,人們侮辱他、折磨他是為了他好,那麼他可能一輩子都會這麼相信,而結果便是他也會虐待自己的孩子,並且以為自己完成了一項很好的工作。這孩子即便小時候遭到父母責打,依然得認為父母的行為是良善的,那麼那些他必須壓抑住的憤怒、不滿與痛楚將如何呢? 完整文章
在報導寫作的類型中,旅行寫作和美食寫作,是兩種極常見,又特殊的文體,它介於情報性的「資訊寫作」與文學性的「散文寫作」之間,但後兩者,原則上都不屬於「報導寫作」的範疇。 「旅行報導」不是「旅遊情報」,也不是「旅行文學」,但卻又與這兩者脫不了干係。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列維廷 「反知識」(counterknowledge)一詞是由英國記者戴米恩.湯普森(Damian Thompson)所創造的,意指經過包裝的錯誤訊息,使其看起來像是事實,而且被一些關鍵多數的人所相信。贏得選舉人團的新近美國總統當選人,宣稱自己也贏得普選票,但是當時已有充分有力的證據顯示事實並非如此。這個反知識被再三複述,不久後有一份民調指出,總統當選人的支持者中有 完整文章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品、放進資本市場當中,是否有「薄利多銷」的情形? 完整文章
文/成甲 在談臨界知識之前,先要弄清楚:什麼是知識? 我們學了很多年知識,但什麼是知識,似乎一下子說不清楚。比如:「回」字有四個寫法是知識嗎?朋友圈裡吐槽春晚的文章是知識嗎?羅輯思維「得到」App 中的課程音頻是知識嗎? 這些內容是不是知識,答案可能見仁見智,不過有一點我們可以達成共識:它們都是資訊。 完整文章
大學考試結束的這陣子,《國語日報》上天天都有關於考試的新聞。平常很喜歡寫東寫西的小狗哥哥其實很不喜歡看到關於考試的新聞,他覺得一直討論考試方式的事情實在很無聊,他寧可多跟福爾摩斯相處一下,比較開心。但是某天放學後他一看到我就問:「為什麼我有好多同學在補習寫作文?要怎麼教啊?不會很奇怪嗎?我覺得我的同學好可憐,什麼都要補⋯⋯為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