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嚮往的自由,或許比「多元成家」更具顛覆性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碧痕洗澡 怡紅院的丫頭,大家熟悉的有襲人、晴雯,麝月的重要性少一些,印象更模糊的可能是碧痕。第六十三回寶玉壽宴湊錢,碧痕列在第二等丫頭中。 碧痕在小說裡出現約五、六次,有時只是被提到,沒有故事發生,讀者也不容易有印象。 例如第二十回,賈府過年,襲人生病臥床…

緣份有很多種,不一定要修成正果?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抄檢大觀園 抄檢大觀園是讀《紅樓夢》的讀者記憶很深的一段戲吧,高潮起伏,事件層出不窮,人物個性也都一一鮮明起來。 抄檢大觀園起因於一個傻丫頭在花園山石洞裡偶然發現一個繡香囊,用今天的話來說,也就是在花園的隱密處發現了「黃色小說」、「春宮畫」或「A片」。 大觀園裡住的成員很單純…

即使傷心難堪,也要讓自己整妝再出發——讀《紅樓夢》平兒理妝

文:蔣勳/遠流出版提供 平兒理妝 平兒是《紅樓夢》裡我很喜歡的一個角色,她性情溫和包容,處處委屈求全,特別讓人心疼。 平兒是王熙鳳的陪嫁丫頭,豪門貴族的小姐出嫁,要陪嫁好幾個丫頭。這些丫頭的命運可想而知,她們是人,卻變成陪嫁的物品,沒有被當作人看待。王熙鳳又是特別尖刻好妒的女人,陪嫁的丫頭死的死,有…

薛寶釵唯一一次發怒:怎麼可以說我胖!

文/歐麗娟 寶釵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自有其不可抑遏的喜怒哀樂。就像孔子仍有責罵學生「朽木不可雕也」的不滿,嚮往曾點「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閒適,調侃子路「暴虎馮河」的詼諧等等人性化的時刻,並非「迂闊枯寂」、「蠢拙古版」的寶釵自也是如此。 修養絕佳的寶釵,總是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氣,不流於失態失格,…

6/29【中西文化對談系列 免費講座】愛欲、情義與自我完成:從文本間性解讀〈金瓶梅〉與〈紅樓夢〉

《紅樓夢》在評論家的眼中大抵被視為一部「情書」,透過賈母這位地位高貴、才智過人的大母神的庇護下,演繹了大觀園如伊甸園般的園林詩情,綻放著中國文學中少有的青春與真情,書寫賈寶玉與林黛玉間,從天界到人間世的欠情、真情、與還情!其間,更以神話諭示的模式,點化預告了金陵十二金釵的命運,增添了小說多重人生的向…

「紅樓夢是一本極美麗的書,但也是一本極恐怖的書」

文/華嚴 六月五日 星期三 梁教授在課堂上談起了獎,「世上沒有一種獎能做到完全公平的地步。」得了獎並不可喜,加添了責任和負擔。「今後你寫的東西要百分之百的好,否則人家便會批評你。」還有,得了獎受人嫉妒,受人嫉妒是禍患的根源。他又以國際聞名的某些得諾貝爾獎的作家作例子,有的據說因為不得獎而思想偏激到自…

大觀園有多大──若無丫鬟傳話,寶黛二人只能對唱山歌?

文/李開周 秦可卿死後,鳳姐受人之託,去寧國府料理喪事。這期間,榮府那邊的大小內務,鳳姐仍然抓著沒有撒手,所以不能在寧府住。如《紅樓夢》第十四回所講: 鳳姐即命彩明定造冊簿。即時傳了來升媳婦,要家口花名冊查看;又限明日一早傳齊家人媳婦進府聽差。大概點了一點數目單冊,問了來升媳婦幾句話,便坐車回家。 …

「你的快樂跟其他人不一樣,其實也沒關係。」──專訪《當代寂寞考》作者馬欣

文/犁客 「Radiohead唱〈Creep〉已經幾年了?同樣類型的歌後來這麼多人唱過,連林宥嘉都這樣唱,而且一唱成名,那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認為:怪胎這件事是恐怖的?」馬欣說,「所以我有種無聊的使命感,想要跟大家說:怪胎其實一點也不恐怖,因為這世界其實是不正常的,清醒的人會發現,這個世界的走向已經…

【世界就是我們】伊格言:療癒系花襲人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女人們都夢想著身邊有暖男歐巴呵護自己,同樣的,男人們也希望身邊有個療癒系女神包容自己所有的一切!而她就這樣從「女神」齊聚的紅樓夢中脫穎而出了⋯⋯ 花襲人。「花氣襲人知晝暖」。賈寶玉的貼身丫鬟頭頭,奪去其童貞者。我認為花襲人可能是現今一般男人們所能渴望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這並…

【黑水・私觀點】細針剔出女人幽黯的心流出烏鬰之水──方梓讀平路《黑水》

文/方梓(作家) 原刊載於方梓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賈寶玉說:女兒是水作的骨肉。也有人說紅顏禍水;紅顏無端,禍水是衝著男人來的。平路的《黑水》從水做的女兒到黑水的女人,細針剔出女人幽黯的心流出烏鬰之水。 從一個年幼失怙的小女孩,在物質與愛欲誘惑任憑「叔叔」性侵,逐年封鎖青春陽光之心,戀父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