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很好的;」姜雯說,「也因如此,就很難想像:台灣人怎麼會這樣對待另一群人?」 姜雯唸的是商業相關科系,雖然喜歡文學創作,但一直停留在個人興趣層級;她到荷蘭留學,主修國際商業管理,畢業後就留在當地,找到電信產業裡的項目管理工作,前前後後待了七年。 完整文章
文╱廖雲章 二○○七年冬天,我開始學越南語,隔年前往西貢念書時,程度仍停留在一到十還唸得不太標準、複合子音還沒完全學完的階段,越來越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語言天分。可是我從不缺課,連遲到十分鐘都會膽顫心驚,並不是因為多麼熱愛學習語言,因為這堂課上,總能聽到許多越南文化的弦外之音,這些傳說流言是我每個週末早起上課的原動力。有故事,語言才有吸引力。 越南文難不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台灣是個海島型的國家,理論上應該致力於利用地理位置與周遭接軌交流,但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常有種覺得自己是內陸大國的錯覺,對周圍國家的認識相當淺薄。 最明顯的當屬我們對東南亞國家的態度。 這有些是無知,有些是歧視,有些兩者皆是。 奇妙的是,東南亞國家在歷史上也常有一些特別的發展或際遇,以致於不止我們對他們的了解不夠全面,全世界對他們的了解也都相當片面。 例如越南。 完整文章
文╱陳鴻瑜(政治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 當代人每提起越南,就會直覺地想到那個長期跟美國打仗的東南亞國家。長達十多年的戰爭,每天打開報紙和電視新聞都會看到越戰的報導,然而時間過久,已讓人忘記了它們為何開戰。在冷戰時期,越南這個共黨國家和民主的美國打仗,自是脫不了意識形態衝突,很少人會去探究越南何以長期陷於戰爭泥淖中。 完整文章
文/黃禹森 旅遊最可貴之處即是深入當地文化,包括食衣住行。而文化往往也是最讓人感到矛盾又尷尬的部分,既使人著迷同時又怕受傷害而感到卻步,文化代表的就是整個社會時空光譜鋪敘成的背景下所塑造的價值觀,可能你對於某些事早已習以為常,認為是稀鬆平常,但同樣一件事情,對於不同文化的人而言可能是完全顛覆日常常規,進而使人感到無法接受的恐懼。 完整文章
文╱廖雲章 初次造訪越南的時節正是農曆新年,我一個人從寒流來襲的北臺灣來到正值乾季、熱到最高點的胡志明市,探望在這裡短期留學的張正。那年,我們剛結婚不久,還在暨南大學念東南亞研究所的他,拿到教育部的留學獎學金,來到舊名西貢的胡志明市進修。 越南受法國殖民多年,街道巷弄間頗多法國遺緒,在街上閒逛,沿路看見歌劇院、聖母大教堂、拉菲爾設計的電信總局,燦爛奪目的市政廳,目不瑕給。 完整文章
文/吳佳鴻;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對家的告別嗎?」張郅忻雙手托腮,睜著易受驚的、鹿的眼睛,有些困惑遲疑的重複著我剛才的問句。面對坐在前方這位剛剛出版第三本著作的作家,原先預想的印象與框架:「新移民議題書寫者」、「女性散文家」、「年輕母親」……似乎都頗不貼切。眼前的她,單就只是帶著一本敘述阿公、阿婆故事而來的小孫女。 完整文章
文/彭心怡 灰姑娘故事究竟是來自中國壯族? 還是越南? 或者是起源於西方呢? 千百年不敗經典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可憐的孤女,疼愛她的父親去世後,後母與異母的姐姐對她百般虐待……。等等,停!這不就是灰姑娘仙度瑞拉(Cinderella)的故事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