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泰國書市觀察:疫情影響書市低迷、銷售減少逾50%,KPOP偶像書單不容小覷 完整文章
文/林芸懋 曾經,小時候在鄉下看到路邊電線杆上貼著的廣告,寫著「外籍新娘」與「二十萬」的那個板子,就是我對外籍新娘唯一的想像。稍大一點之後,則開始聽說其他人談起外籍新娘:買來的、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買的、說話聲音很吵、不會說中文、不會教小孩、只是想要錢⋯⋯。如此輕易地,我們談論一群明明也未曾熟稔過的族群。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台灣水果真的很好吃,出國的時候會發現國外水果都比不上台灣啊,」練聿修認為紅中帶黃、多汁鮮甜的愛文芒果,是最能代表台灣味的食物,「地理角GeoCorner」角主洪伯邑教授,則在一旁回憶起在家鄉彰化二林鎮的童年時光,「我爸出去買早餐,常常買爌肉飯回來,那個味道始終停留在我的記憶裡。」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台灣政府這些年一直推動新南向政策,經歷兩次政黨輪替,不改南向決心。然而怎麼進行、如何引進,在許多層面仍尚未定案。與政府相比,民間自己也發展出了自身的南向政策,而且持之有年。光磊國際版權公司主辦多年的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交流營,今年再度邀請來自越南的Phan Thanh Lan、印尼的Fidyastria Saspida、泰國的Jureepor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對台灣的印象是很好的;」姜雯說,「也因如此,就很難想像:台灣人怎麼會這樣對待另一群人?」 姜雯唸的是商業相關科系,雖然喜歡文學創作,但一直停留在個人興趣層級;她到荷蘭留學,主修國際商業管理,畢業後就留在當地,找到電信產業裡的項目管理工作,前前後後待了七年。 完整文章
文╱廖雲章 二○○七年冬天,我開始學越南語,隔年前往西貢念書時,程度仍停留在一到十還唸得不太標準、複合子音還沒完全學完的階段,越來越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語言天分。可是我從不缺課,連遲到十分鐘都會膽顫心驚,並不是因為多麼熱愛學習語言,因為這堂課上,總能聽到許多越南文化的弦外之音,這些傳說流言是我每個週末早起上課的原動力。有故事,語言才有吸引力。 越南文難不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台灣是個海島型的國家,理論上應該致力於利用地理位置與周遭接軌交流,但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常有種覺得自己是內陸大國的錯覺,對周圍國家的認識相當淺薄。 最明顯的當屬我們對東南亞國家的態度。 這有些是無知,有些是歧視,有些兩者皆是。 奇妙的是,東南亞國家在歷史上也常有一些特別的發展或際遇,以致於不止我們對他們的了解不夠全面,全世界對他們的了解也都相當片面。 例如越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