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意中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你會跳……」 偉力唱著卻突然間愣住了,他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偉力望著老師,隨後,眼神慢慢飄移到地板上。 「偉力,你剛才在做什麼?老師看你唱歌、跳舞挺開心的耶。」 偉力一句話都沒說。偉力像是被點了穴道,整個人僵在現場,動也不動。 「奇怪,你明明會唱,也會跳啊。為什麼在教室上課,你卻不說也不動?」老師一臉納悶。 完整文章
文/王健宇 曾有一位年約四十的女病患跑來找我,是第一次看診。她一坐下就告訴我,她的血液裡有細菌,要求驗血。她雖然有在別的醫院長期看身心科,但是「血液裡有細菌」這件事,為何不在身心科處理? 「身心科醫師不是這方面專科啊。」她腦袋很清楚,知道這得找別的醫師處理。在她要求下,我還是幫她做了基本驗血,她要求更多進一步的檢查,我說那些得自費。「我有健保,為何要自費?」她不以為然回答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