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樂!」跨年時我祝福一起值班的俄國同事們。 「今年是猴年對吧!」有一個比較年輕的俄國同事展現自己的豐富常識。 「還沒喔!現在還是羊年,」我回答她。 「你們的新年是什麼時候呀?」其中一位俄國同事問我,別的同事也紛紛報以好奇眼光。 「二月七日是羊年的除夕夜!所以二月八日一般認為是猴年的開始。不過事實上二十四節氣的『立春』也就是今年的二月四日,就是猴年囉!」我回答大家。 完整文章
《暗黑醫療史》,書名取得真好。暗黑‧醫療‧史。一個主題,三個層次,就浮出來了。 書也好看。因為作者的醫師背景,知識底子厚,而文筆力求輕淺,扣合生活,因而深入淺出,線頭俐落,閱讀起來趣味橫生。 完整文章
在台灣,有一些人推動讀經班:讓小學一兩年級的學生閱讀甚至背誦儒家經典。他們認為這不但可以讓小孩吸收古人智慧,也能促進小孩的語言能力,並提升教養和道德。 在我看來,這些都是迷信。 讀經可以得到古人的智慧嗎? 我很懷疑這件事情,因為大部分的經文翻成白話之後看起來都一點不聰明: 教育女人或奴僕,比起教育一般男性,困難多了。 常常學習,不是很快樂嗎? 完整文章
文/馬致恆 與其說是講座,更像是新舊好友相聚一堂,展開一場充滿生命能量的紀念會,主角施寄青老師在這個當下也許不在現場,然而她的風範和鮮明形象,卻從未在人們心中缺席。現任群星文化出版顧問的資深出版人陳蕙慧,以略帶傷懷的感性語調緬懷與施老師過往相交的美好片段,為這場講座揭開序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