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鳳英 這故事在我檔案裡放了十多年。 整理電腦時無意間看到,當年跟還在台大就讀研究所的秀淇討論的畫面躍出,我很認真地問,究竟一個人活著還是死了,誰來定義,怎麼定義?!這分兩個層面,一個是身體的,一個是精神的,且撇開「行屍走肉」與「精神永存」那種,一個人身體的死亡與否,究竟是怎麼判定的? 完整文章
文/廖振凱 我們都得承認,國內電視環境已經全面敗退的事實。台灣自製的電視劇,即使有零星亮點,仍處於最壞的時代。雖然大環境悲觀,但也因如此,很多機會和新平台冒出頭來了,對年輕一輩的創作者來說,反而是最好的時代。可是機會難得,把握得住與否,完全就看「說故事的能力」了。而故事的首要根基——編劇,卻往往是國內電視劇中最弱的一環。 時至如今,我們終於等到一本針對電視劇而寫的編劇書。 完整文章
文/彭子珊 《通靈少女》把接地氣的本土宮廟文化題材,推上國際舞台。 平均三十歲的年輕劇組,如何把三十分鐘的學生短片, 變成HBO第一部中文影集,在二十三國同步放送?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謝雅真」已經成了全台灣知名度最高的高中生。 她白天在學校上課,晚上是廟裡的「仙姑」,為信眾和鬼神溝通問事。 她就是HBO Asia首部中文發音原創影集《通靈少女》的女主角。 《通靈少女》是由HBO 完整文章
文/索非亞 當靈媒帶來的虛榮實在不容易割捨,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不勞而獲,總有人會說:「家裡有這種小孩真好!」、「妳都不用讀書也不怕失業!」記得我大學畢業後被老師留在系上當助教,一個月四萬多元的薪水要老老實實朝九晚五地上下班,這是我選擇不當靈媒很重要扎實的「經濟基礎與後盾」,道場的人便說:「妳只要晚上和週末回來通靈就好,我們給妳一樣的薪水,收到的紅包也算妳的!」 完整文章
文/索非亞 一九七九年的夏天我足月順產,在醫院檢查時並沒有任何生理上的異狀,後來聽我爸說起來還挺有喜感的,因為醫生太晚來產房,只花了五分鐘就來到這花花世界,醫生一轉頭才發現來不及叫爸爸出產房,大喊:「你在這裡做什麼?」爸爸很無辜地說:「我也不知道啊?沒有人叫我出去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