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家安(沃草公民學院主編) 從性別、環保到人權,現代社會的種種爭論持續出現、難以消失,因為這些爭論都有道德價值的面向。有些人對道德爭論的進程悲觀,因為他們認為道德「沒有對錯」,因此沒有「真正公平」的解決方案。這些人不見得注意到,但是我認為這個想法本身,才真正凸顯了道德爭論為何困難,因為「真正公平」的判準長怎樣,也需要道德討論。 完整文章
文/珍妮.W.哈帝、朵思.伊斯頓;譯/張娟芬 我們都被教導,一生一世、一對一的異性戀婚姻,是情感關係的唯一正解。我們總聽人說,一對一是「正常」、「自然」的;如果我們的慾望不合乎這個束縛,就是道德有瑕疵,心理不正常,而且違反自然。 完整文章
文/米歇爾‧施密特─索羅門、莉亞‧索羅門 在我們確認了個人有權自殺後,我覺得也該聊聊一般的殺人。我們可以殺人嗎?對於虔誠的基督徒來說,這件事情很清楚,因為「上帝」在十誡中禁止殺人。不過,身為非信徒,我們就無法援引「上帝的誡律」,必須以別的方式來說明,為何違反某人的意願去殺害此人是不該被允許的。 完整文章
文/尤齡緯 「愛為何總是令人擔憂與恐懼呢?」 「然而,捍衛過的信仰、追尋過的自由,都是生命走過的最佳印記。」 「你若愛你自己,就會自由。」 寫下滿紙奇幻情愛,身兼建築師與小說家雙重身分的阮慶岳,五月中旬於青鳥書店的對談講座上如是說。 完整文章
文/珍妮佛・道納、山繆爾・史騰伯格 有些科學家可能會利用CRISPR來創造以前從未存在過的突變生物,其他科學家則是將CRISPR應用在讓原本消失的生物復活,這種做法就名副其實的稱為「去滅絕」(de-extinction)。早在CRISPR問世前幾10年,這項工作就已開始,而基因編輯只是科學家希望讓這項計畫成真的一個可行方案。 完整文章
鋁鎂鈾銅鋰鋅。 很多人都不想被這個網路上盛傳、原意為「你沒有同理心」的標籤給貼上,那比直接被罵髒話沒好哪去。 然而,就是因為同理心有時候實在是被太過濫用了,所以才會出現「銅鋰鋅」這種對濫情理盲的諷刺。 先不管台灣社會究竟有沒有同理心,美國耶魯大學的心理學家保羅.布倫(Paul Bloom)在《失控的同理心︰道德判斷的偏誤與理性思考的價值》(Against Empathy: The 完整文章
在現代,我們不可能避開關於價值和道德的討論,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意識到這一點。有些人會說這些討論註定無謂,因為「價值和道德都是人定義的,你的錯,有時候是他的對」、「你幾乎不可能說服立場不同的人」,對於這種人來說,下面這些問題不但沒有標準答案,就算硬要討論,也不會有進展: 基本薪資應該調高三千塊嗎? 國高中必修古文,有灌輸大中國意識的疑慮嗎? 人有沒有權利仇恨特定族群? 同性婚姻該合法化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