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假設你沒讀過任何一本勒瑰恩作品,那麼,或許你是個幸運的人。 因為在你的閱聽經驗裡,還有廣闊深邃的未知領域可以探索。讀勒瑰恩作品每回都會觸發新想法,但初讀所感受的悸動,獨一無二。 假設你沒讀過任何一本勒瑰恩作品,但喜歡科幻/奇幻作品,那麼,勒瑰恩的作品應該是你接下來理所當然的選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小說主題,常與政治、性別議題,以及人類道德心智的成長有關。 聽到這樣的評語,你或許會認為這樣的作品不是很艱澀難讀,就是很無聊。總之應該「很硬」。 也會有人告訴你:這位作家的奇幻小說與托爾金的「魔戒」系列及C.S.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系列齊名,這位作家的科幻小說,與亞瑟.克拉克、艾西莫夫、海萊因等二十世紀科幻名家作品一樣重要。 完整文章
郭台銘說,媽祖要他出來選總統。要是你考大學,跟面試官說是媽祖要你來報的,你連哲學系都上不了。 當然,民主社會裡決定總統人選的不是會因為考進來的學生程度太低而受苦的大學教授,而是一般人民。根據性格不好的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的看法,這些人在多半時候連自己投的票的內容都搞不清楚。 媽祖跟金錢的共通點 完整文章
文/朱家安(沃草公民學院主編) 從性別、環保到人權,現代社會的種種爭論持續出現、難以消失,因為這些爭論都有道德價值的面向。有些人對道德爭論的進程悲觀,因為他們認為道德「沒有對錯」,因此沒有「真正公平」的解決方案。這些人不見得注意到,但是我認為這個想法本身,才真正凸顯了道德爭論為何困難,因為「真正公平」的判準長怎樣,也需要道德討論。 完整文章
文/珍妮.W.哈帝、朵思.伊斯頓;譯/張娟芬 我們都被教導,一生一世、一對一的異性戀婚姻,是情感關係的唯一正解。我們總聽人說,一對一是「正常」、「自然」的;如果我們的慾望不合乎這個束縛,就是道德有瑕疵,心理不正常,而且違反自然。 完整文章
文/米歇爾‧施密特─索羅門、莉亞‧索羅門 在我們確認了個人有權自殺後,我覺得也該聊聊一般的殺人。我們可以殺人嗎?對於虔誠的基督徒來說,這件事情很清楚,因為「上帝」在十誡中禁止殺人。不過,身為非信徒,我們就無法援引「上帝的誡律」,必須以別的方式來說明,為何違反某人的意願去殺害此人是不該被允許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