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鼎的《阿飄》不是鬼怪小說,因為阿飄是外星人,不是鬼魂。雖然外星人串連全場,並且成為書名,但《阿飄》也不盡為科幻小說,科幻只有陪襯的功能,不是小說的重點。小說以兩千多年前,漢武帝、司馬遷所處的時代開場,倏地來到二十一世紀,場景從過去到現在,卻不是穿越小說,主要故事都發生在現代。 完整文章
文/陳方隅 當我們覺得選舉令人厭煩而不想參與公共事務,政治人物就已經達到目的了 「市民期待的是一場政策討論的良性選舉,大家聚焦市政議題理性論辯,來爭取選民認同。希望從此刻起不要再有抹黑、不要再惡意攻擊、不要再人格抹殺。」──這段話是 2014 年 6 完整文章
文╱楊佳恬 十來歲的孩子,在課堂上,便已不著痕跡的被啟發了對國內和世界各地環境的想望,也奠下了關注國內時事、好奇世界發展的基礎。學校課程非常注重學子的思辨能力,聽起來像是口號的東西,卻真的落實在課堂中。 你知道奧地利的投票年齡嗎? 二十歲?十九歲?十八歲?十七歲? 公布答案:十六歲。 下修投票年齡帶來的社會改變 完整文章
文/劉宗瑀 「評鑑」這個尚方寶劍,斬妖除魔, 卻讓更多醫護人員被不合理刪除費用、放大回扣。 或許有人會說,這跟民眾沒有關係。但你可能忘了, 每個人都會用到醫療──每.一.個.人。 一開始的初衷都是善意的。 彷彿路邊發放的小包衛生紙那樣人畜無害,甚至像在邀約:「只是一個小遊戲。」讓你不好意思拒絕加入。 完整文章
文/海特.麥當納 如果說誤導者只要啟動混淆戰術,就能用大量矛盾真相來淹沒對他們不利的資訊,那麼採取「關聯」(association)戰術,就能營造出一種足以誤導他人的印象,彷彿幾個不同真相之間真有某種意味深長的連結,而實際上這種連結根本不存在。 2017 年,《時代》(Times)雜誌刊登一篇批評英國某項綠能政策的文章,引用了某位英國前內閣大臣的照片,來搭配下列這段文字: 完整文章
雖然歐巴馬不是僅以反戰為號召的候選人,他早先反對入侵伊拉克的立場的確有助於他在政壇崛起。他在二○○二年就矢志大聲反對戰爭,這立場具體而微地說明了他對美國外交政策制訂過程的批判,以及他何以要改變它。 二○○七年十月他在伊利諾州狄保羅大學(DePaul University)演講時,外交政策圈很少人注意到。當時他說:「美國人民不僅被一位總統辜負。他們被大部分華盛頓的政客給辜負了。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想要拉攏作家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事,尤其面對政治議題的時候,作家可能就是最硬頸的那一群人。日前,眾多美國作家集合起來聯署,並發表一份〈給美國人的公開信〉(An Open Letter to American People),陳述多項理由,嚴詞反對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參選美國總統。 參與聯署的人包含史蒂芬金(Stephen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Google 一下「楊方儒」這名字,不難勾勒出輪廓:老牌財經雜誌記者變身成為行動網路實踐家;兩岸飛了五、六年,最後決定跟別人西進潮流反向,回台灣創業;傳統媒體陷入新聞品質低落、廣告量下滑的愁雲慘霧困境,他對新聞還有一份堅持與夢想⋯⋯,就在各方還在嘗試新媒體的無限可能時,楊方儒的 Knowing 新聞 APP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