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業鑫 行銷總監 Sean 與一位前來應徵數據分析研究員的應徵者有約。應徵者到了以後,Sean 請助理先交給他三份文件,包括:公司的制式履歷表、性向測驗以及智力測驗,填寫完以後,才開始進行面試。 Sean 要應徵者先簡短自我介紹,接著仔細詢問了他前一份工作的狀況,雙方談了十來分鐘,Sean 完整文章
文/黃彥霖 以前都以為科幻小說比較接近大眾文學,理當擁有廣大的讀者群才是,不過後來聽從事出版業的朋友說了之後才知道,其實台灣算不上科幻閱讀風氣發達的地方。縱使如此,我知道仍有像是臺大科幻社、中華科幻學會這樣的社群,以及許多獨立的個人(例如科幻翻譯的大前輩卡蘭坦斯或是評論家馬立軒),不斷透過出版以外的各種管道分享自己在這個領域裡的心得、脈絡,讓有興趣的人知道哪裡還有哪些作品可以看。 完整文章
文/戴夫.艾格斯(Dave Eggers);譯者:龐元媛 這次是她展開透明人生之後第二次回老家,她知道這次一定會更好。她要先跟爸媽談談攝影機的事,想必只是誤會一場,然後就要讓那些曾經表達關心的觀眾再看看爸媽,也要請爸媽謝謝那些傳來笑臉、出手相助的網友。 她看見爸媽在廚房切蔬菜。 「你們好嗎?」她說著,硬逼著爸媽跟她三個人抱在一起,聞到爸媽身上的洋蔥味。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一名二十幾歲男子迷戀偶像,這不奇怪;這名男子因此會去關注該偶像的社群網站、追蹤她的動態訊息,這也不奇怪;這名男子看著偶像的照片、下載,這也不算奇怪,然後他把照片放大、放大、放大⋯⋯直到偶像眼中的街景倒影佔據整個螢幕──呃,這有點怪了吧? 完整文章
文/愛德華‧史諾登;譯/蕭美惠、鄭勝得 我的名字是愛德華.約瑟夫.史諾登。我曾經為政府服務,但現在,我為民眾服務。我花了將近三十年才明白這是有差別的,而當我明白時,我在辦公室惹出了一些紕漏。結果,我現在把時間都用於保護民眾不受我以前身分的危害—一個中情局(CIA)和國安局(NSA)的間諜,又一個自以為可以打造美好世界的年輕技術專家。 完整文章
文╱郭書瑄 下課時,大夥總會聚在教室樓下的交誼廳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內容看似隨意,但我很快發現,這種不能過度涉及隱私,又要保持有趣的閒聊,其實是門高深學問。 從我開始寫作這本書起,保羅先生就不時發出問句:「妳該不會在書裡都把我和我家當笑話看吧?」「妳該不會連這件事都寫進去了吧?」 完整文章
關於新世代的困境,22K的惡法,什麼台灣年輕人缺乏狼性,社會hen公平等等這類的話題,其實已經討論了好幾年(#喂不是說好不戰這個)。更慘的是每當有些人被破格任用拔擢,當上了什麼總經理還董事長的,就會被人家檢討每個月爽領多少之類的。 完整文章
文╱印度NG人七(李文潔) 你問我一堆人住在一起是什麼感覺? 很擠,非常擠,而且很吵。 什麼事情都有家人來摻一腳,你肚子痛,全家人都會聚集在你房間,七嘴八舌地給建議。一個說你吃的麥餅太少所以得到報應,一個拿了熱水袋讓你熱敷,一個說你肚子的筋跑掉了要幫你按摩。但在聽不懂的時候只覺得很像一堆蒼蠅不斷嗡嗡叫,而我是蒼蠅裡的大蜜蜂。 完整文章
文/李雪如 楊照覺得他讓人不太舒服,詹宏志認為他是「要跟每個人對抗的人」,忙著寫新書而閉關中的吳明益,又如何看待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這位美國最偉大的小說家?吳明益說,首先得從分離的故事談起⋯⋯ 分離的故事必然是獨處的故事 在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中,由 Readmoo 完整文章
文/董福興 從印刷書到電子書,還有個相當重要的改變,就是當你閱讀印刷書時,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在什麼時間、在什麼地點讀了哪些部分。但是換成電子書,服務提供者(大多數是販賣端)可以偵測你所有閱讀行為,關於隱私,BiB V 中有這樣的討論。 透過小數據來瞭解自己 Richard Nash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