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瑪格麗特.丹尼爾;譯/趙丕慧 ……我不是特別有可能再寫一堆青春戀曲的故事。我的第一批作品被貼上這個標籤之後,直到一九二五年仍揭不下來。打那時開始,我寫的就是青春戀曲,而且越寫越難落筆,也越寫越做作。如果未來三十年我還能交出類似的產品,要嘛我就是有神功護體,要嘛我就是個不入流的文人。 完整文章
文/洪荒 小時,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肚子痛。有一次,痛到沒辦法,忽然有靈魂出竅的感覺,站在自己外面,問自己:「那是你嗎?是你在痛嗎?」「我」和那個在痛的「你」似乎就分開了。沒有那麼痛了。 用第二人稱的書寫,就是因為這樣,我沒有能力自己刮骨療傷,但我可以為「你」如此。你是我,不僅是我。 完整文章
文/胡煒權 說到室町戰國時代武士女性的婚姻觀及權利,不少讀者可能會以為當時正值亂世,男人在外打仗,女人持家很正常。或者古代的女性都只能當弱者,其實配合當時的文學作品來看,當時的婚姻觀念比較開放,當時的日本女性享受的自主自由及權利,雖然不能與現代相比,但在日本歷史來說,卻是相對多的,比江戶時代的女性更加自由奔放。 完整文章
文/朴是炫;譯/劉小妮 我和先生決定休婚的過程雖然微不足道,但卻極為醜陋、痛苦和淒慘。在一起看到彩虹的那天,我們邊喝酒邊寫下「希望對方能做什麼」。我對自己承諾,一定要遵守這些事,但在現實的生活裡,價值觀的差異不停地折磨我們。如果有什麼比「承諾」更強大的話,那一定就是「差異」。 完整文章
文/文裕皙;譯/王品涵 恰如熊爸爸與小熊般,兩名女兒一下攀著原告用力的雙臂,乘著風車似的團團轉,一下在整間房內跑來跑去玩鬼抓人。哈哈哈、哈哈哈,七歲與九歲的兩名女兒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看來被告說孩子們很怕爸爸的主張與事實不符。」    「是的,法官。爸爸和孩子們的關係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完整文章
文/史丹・塔特金(Stan Tatkin) 想像你們家的管線配置出現滴漏狀況,而你已經超過三十年未曾仔細檢查過每月寄來的水費單據。現在,你才赫然看到單據上所顯示的數字,你被嚇得目瞪口呆。你竟然任由漏水狀況持續了那麼久,不只如此,想想看這些年來所流失和浪費掉的龐大水量…… 完整文章
文/呂秋遠 Q 不插手處理爸媽間的事,難道是錯的嗎? 律師叔叔,請問如果爸爸「又」外遇怎麼辦?我這次好平靜,可是我不知道是好是壞?媽媽明明已經跟爸爸離婚了,可是她還是很難過。 媽媽常說「我只剩你了」,我知道是事實,可是還是壓力好大好累。對不起叔叔,聽起來好亂好奇怪,可是我現在不知道要想什麼。我想請問,不插手處理爸爸媽媽間的事情,難道是我的錯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