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型壁壘分明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推理小說的受眾也不再需要是推理迷! 推理小說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地混入輕小說與漫畫裡呢?面對這個圈子的讀者,難道推理就必須很「輕」嗎? 時間:2022/04/14(四)20:00-21:00 地點:google meet(報名完成後,另行寄發 email 通知會議代碼) 報名截止時間:2022/04/14(四)19:00止 ►►【點此報名!】 講者簡介:薛西斯 完整文章
文字/薛西斯;筆訪/犁客 薛西斯推出揉合陰暗耽美與中二熱血的新作《K.I.N.G.:天災對策室》,再度展現她不受單一類型限制的書寫能力;她的寫作技巧如何養成?對類型的看法如何?以及平常選讀哪些作品?在「像吃剩餘飼料的雞」一樣到書撿字閱讀的年紀,讀了什麼? 讓我們一起一探究竟。 問: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我喜歡閱讀」的嗎?記得第一本「自己選擇、購買的書」是什麼書嗎?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刺激1995》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有機會分享小說創作或故事閱聽經驗的時候,俺大多會強讀故事的「主題」很重要;但老實說,俺也認為俺常常沒能讓每個聽眾都明白俺在講什麼。 除了俺的表達能力仍需加強之外,會出現聽眾不明白的情況,常有幾個原因。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有時會被問到寫小說取材的問題,不過這其實是個怪問題。 倘若有個人很想寫小說但不知要寫啥,那大約表示這人還沒準備好要寫小說,或者這人根本沒搞懂寫小說是怎麼回事,否則的話,他/她應該會發現生活裡到處是題材。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但有些人卻說不出他們是哪兒痛。他們無法安靜下來,無法停止哭叫。」——摘自《盲眼刺客》第一部〈橋〉 若我說事隔多年重讀此書最深的體會是,這是一本所有人(角色)都無法停止哭叫的書,是否表達了其中大部分的訊息呢? 至少對我來說,是的。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年前有回某文壇前輩同俺閒談之際提到「小說拿掉故事之後,還剩什麼?」──會提到這事,大抵是因聊到關於「文學」的看法,前輩的說法,大概的意思是以小說這種文學形式而言,當中屬於文學的藝術成分,來自「故事」之外的種種,某方面看自然與故事本身相關,但某方面看也不完全相關。 舉個例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