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但有些人卻說不出他們是哪兒痛。他們無法安靜下來,無法停止哭叫。」——摘自《盲眼刺客》第一部〈橋〉 若我說事隔多年重讀此書最深的體會是,這是一本所有人(角色)都無法停止哭叫的書,是否表達了其中大部分的訊息呢? 至少對我來說,是的。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年前有回某文壇前輩同俺閒談之際提到「小說拿掉故事之後,還剩什麼?」──會提到這事,大抵是因聊到關於「文學」的看法,前輩的說法,大概的意思是以小說這種文學形式而言,當中屬於文學的藝術成分,來自「故事」之外的種種,某方面看自然與故事本身相關,但某方面看也不完全相關。 舉個例子。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在小說類型越分越龐雜的時代,出現以專門類型為取向的書店並不奇怪。在洛杉磯的卡爾弗市(Culver City)的Ripped Bodice書店,就只賣言情小說──不過,2016年才開業的Ripped Bodice,居然還是美國第一家言情小說專賣店呢。 Ripped Bodice(撕裂的馬甲)這個店名看似有些奇怪,其實是「bodice 完整文章
採訪/張容兒;筆答/席絹 身為自九零年代出道、至今依然持續維持極高人氣、作品質量兼優的言情小說作者,席絹不但對於如何在類型小說當中注入新意有自己的想法,對於讀者、網路作品、影視改編、出版環境甚至數位閱讀,也都有她獨到的觀察。本篇專訪由「閱讀‧最前線」提問,席絹親自筆答,揭露在寫出那麼多不同愛情故事的席絹眼中,自己的作品以及目前的出版市場是什麼模樣…… 關於創作 從 1993 年到 完整文章
文字紀錄/詹叁朗;攝影/陳夏民 文字編輯/陳育萱、陳夏民 地點:台北車站二樓的咖啡店。 人物:小說家臥斧、陳育萱聊天,偶爾還有出版人陳夏民亂入。 前言:某天中午,臥斧、陳育萱正在討論育萱的第二篇小說計畫,那是一個場景發生在高雄,關於高中生的奇幻故事…… 關於社會觀察 完整文章
從小到大,聽過無數個讀書方法論,最有名的,像胡適讀書有四到:眼到、口到、心到、手到,另外還有古代中國大儒的諸多語錄,例如編輯成書的朱熹《朱子讀書法》。因為「德不孤,必有鄰」的相濡以沫情結,我喜歡閱讀這類紀錄。當然有些不大管用,尤其古人的某些經驗談──那時代經史子集再怎麼汗牛充棟,終究國文一科,文言文反覆背誦,讀書百遍,其義自見,這些不適用於今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