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夏LaLa】「偶像的作品有點弱,我可以批評嗎?」|祕密儲藏室04

祕密儲藏室檔案#4 登錄者:羽彤(29歲)北緯23.5度以北 祕密:自己支持的偶像完成了他講了至少有十年的一個計劃。但那個計劃以我的角度來看,各方面似乎尚未建立的很完整就公佈推出,不太像這位偶像往常的作風,再者這個計劃似乎不太適用於這位偶像,而且這個計劃以目前的趨勢來說,似乎也慢了十年以上。從時間點…

道金斯、霍金與佛洛伊德攜手並行的「類神經龐克」世界──專訪伊格言與《零度分離》

文字/伊格言;筆訪/犁客 近年出版詩集、在影音平臺分析文本及電影的小說家伊格言,以《零度分離》重回小說創作領域。從「形式」上來說,本書收錄的篇章幾乎都是「訪談/對談」──無論是虛構世界裡,伊格言筆下主角在各個短篇中的訪談,或者是現實世界當中,伊格言與其他作家及評論家的對談;但細究內裡,非但短篇裡的是…

那些讓你很想出門的書,也是讓你不用出門的書

編譯/愛麗絲 打包行李、在不同地域間移動,傳統意義上的旅行因為疫情只能暫緩,但有些書籍,卻讓讀者在翻閱時彷彿置身書中場景,用想像力展開旅行。 《五月的花朵》(暫譯,原名為The Darling Buds of May) 赫伯特.歐內斯特.貝茨(Herbert Ernest Bates)的《五月的花朵…

坦克車換了另一種方式,進入這個城巿

文/韓麗珠 五月二十八日(星期二) 六月總是會下雨。但六月的雨的氣味,跟其他月份的雨天不同,那是一種關於記憶和謊言的潮濕氣味。 在馬奎斯的短篇小說〈我只是來借個電話〉中,主角瑪麗亞本來只是搭順風車,車子卻把她關進了瘋人院。那也是一個雨天。進入了精神病院後,無論瑪麗亞如何解釋,舍監和院長也認定了,她所…

「只要有創作的機會,我都很喜歡。」──專訪陶晶瑩

文字/陶晶瑩;筆訪、整理/犁客 「媽媽半夜趕劇本的寫作身影,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副景象,可能也帶給我很大的影響。」陶晶瑩說,「我從小比較安靜,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閱讀。」 先以歌唱出道,再以主持見長,1999年,陶晶瑩出版第一本書,成了暢銷作家──但這並不是一時興起提筆就有的結果。 「寫作習慣從學生…

覺得好看、但不知為什麼好看──因為高明的寫作者不會直接寫出主題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刺激1995》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有機會分享小說創作或故事閱聽經驗的時候,俺大多會強讀故事的「主題」很重要;但老實說,俺也認為俺常常沒能讓每個聽眾都明白俺在講什麼。 除了俺的表達能力仍需加強之外,會出現聽眾不明白的情況,常有幾個原…

對拉美人民而言,《百年孤寂》不曾魔幻,而是忠於現實

文/廖偉棠 要紀念加西亞.馬爾克斯,無論多麼隆重其辭都不為過,歐巴馬、柯林頓和普京難得一致地都表示了喪失世界文學大師與摯友的哀悼,做為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第一大海外殖民地的本國,我們當然也應該有恰當的禮數。目前我看到最準確的致哀是:「沉重悼念中國作協主席馬爾克斯」,來自一個作家的微博,今天去找已經找不…

【經典也青春】我只是來借個電話 ——施彥如談馬奎斯的《異鄉客》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如果世上所有文學讀者是一群互不相識的心靈秘密社團成員,他們以某個通關密語來辨識彼此,我相信,「我只是來借個電話」會是其中會心且具份量的一句。 你走進某座森林,有人在小徑漫步;你來到一座公園,有人在長椅上閒坐,也許她(他)手上並沒有一本書,但若你跟對方說了…

奇妙,而且哀傷。書的盜版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在出版產業工作,常會發現一些奇妙物事。 例如書的盜版。 其實國內許多歷史較久的出版社都做過盜版生意──只是彼時不見得認為那是盜版。 國內的著作權法在1992年6月10日公布修正版。在那之前,除了美國作家因《中華民國與美利堅合眾國間友好通商航海條約》…

那些你開心買下、驕傲上架,但始終沒有讀到最後的書

編譯/暮琳 雖說買書目的千百種:裝文青、跟上話題、購物衝動,或純粹是封面太美麗⋯⋯反正本來就沒人說買了書一定得讀,但,就是有那麼幾本書被買回家積灰塵的比例,遠遠高於其他夥伴。話說到這裡,大家的心中一定默默浮出了某幾名候選人的身影,大概長得又厚又重、印著某個家喻戶曉的名字,而作者早已是幾百年的古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