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黛博拉・哈克妮斯;譯/張定綺 我耳畔傳來隱約的話聲,打破了圖書室裡慣有的靜默。 「你聽見了嗎?」我四下張望,對這奇怪的聲音感到困惑。 「什麼?」項恩從手抄本上抬起頭問。 書緣有少許金屑閃亮,吸引了我的視線。但幾點褪色的燙金不足以解釋那彷彿從書頁裡散出的淡淡霞光。我眨眨眼。 完整文章
文/陳郁如 修煉系列寫到第五本,越來越發現我的生活也跟故事緊緊相連。我當然還是沒有法力,也不是動物精,但是,我越來越相信人與人間的緣分,更相信每一個不同的心念可以導引出不同的結果,也相信生命的魔法就在每個人身邊。 完整文章
文/陳彥冲(新北市莒光國小教師)   「所以,如果你是動物精修煉而成的,你覺得自己會是什麼動物啊?」 每當有孩子上鉤,隨著我的腳步跌入《修煉》的世界,我都會禁不住想問問他們這個問題。 「我覺得應該是法鬥吧!法鬥很可愛!」男孩睜大了眼,興致勃勃的說著。 我逗他:「照我看啊,你比較像吉娃娃。」 完整文章
文╱劉宇昆 我最早的記憶是從我哭個不停開始的。無論媽媽和爸爸怎麼安撫,我都不願意停下來。 爸爸放棄,走出房間,但媽媽帶我到廚房,讓我坐在早餐桌前。 「看,看。」她說,從冰箱上抽出一張包裝紙。多年來,媽媽都會小心翼翼割開聖誕節禮物的包裝紙,收在冰箱上面厚厚一疊。 她把紙放下,沒有花色那面朝上,開始摺起來。我停止哭,好奇地看著她。 完整文章
文/凱德兒‧布雷克;譯/林欣璇 娜塔莉亞.艾倫眼帶批評地監督妹妹搬回格利斯厥莊園,她不過把關妮薇趕出莊園幾個月,僕人從前門扛進來的行李箱川流不息,還以為她離開了好幾年。 「可以睡在我自己的床上真好。」關妮薇說。她深深吸氣,格利斯厥的空氣有木頭上油的味道,此外也聞得到書本以及廚房裡咕嘟冒泡、劇毒又美味的燉肉。 「妳在鎮裡的床也是自己的床。」娜塔莉亞說,「別一副吃了苦頭的樣子。」 完整文章
文/小小平 如果你的人生像弗萊徹一樣,相信你一定也笑不出來,天生的孤兒,從小遭受歧視和欺凌,好不容易憑著自己的力量學會召喚術,眼看著人生終於要「翻轉」,卻因為莫須有的罪名坐牢,人生又再度跌入谷底。 如果這是一本勵志書,那麼可以想見弗萊徹會有苦盡甘來的一天,而目前的苦似乎也夠了,他會洗刷冤屈,重新去體驗大好人生。 完整文章
文/凱德兒‧布雷克;譯/林欣璇 女王的十六歲生日 十二月二十一日 五朔節前四個月 一名年輕的女王赤腳站在木塊上,伸出兩隻手臂,只能靠身上單薄的內衣褲和又長又黑的頭髮來抵禦寒冷的空氣,她用上了她那纖細身軀的每一絲力氣才能讓自己抬頭挺胸。 兩個高䠷的女子繞著木塊轉,指尖在交叉的雙臂上敲打著,腳步聲在寒冷堅硬的木頭地板上迴盪。 完整文章
《群鳥飛舞的世界末日》(All the Birds in the Sky)於2017年5月榮獲美國星雲獎(Nebula Award)最佳長篇小說獎,6月榮獲美國軌跡獎(Locus Award)最佳長篇小說獎。這是作者查莉.珍.安德斯(Charlie Jane Anders)的首部長篇科幻作品,一舉獲得奇幻科幻文學兩大獎項肯定,表現相當耀眼。 完整文章
文/查莉・珍・安德斯;譯者/謝靜雯 他討厭別人叫他賴瑞,簡直受不了。所以呢,大家當然都叫他賴瑞,連爸媽有時也這麼叫他。「我叫羅侖斯,」他會堅持,望著地板,「沒人字邊的倫。」羅侖斯清楚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但這個世界拒絕承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