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慧慈 在我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很流行一種筆。筆身是鐵的,看起來很有質感。筆芯另外販賣,做成筆管的形狀。使用時,只要將筆管插入筆身,就可以使用了。一支要價一百二十元,在當時根本是奢侈品。 我們家說不上窮也不算富有。我出生的時候,正是房地產的榮景年代。那時候,土木工人供不應求。每天都是大筆大筆現金入袋,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一個月賺個十萬不是問題。當時,爸爸也賺得飽飽的。    完整文章
相對於魚肉鄉民的流氓黑道,鋤暴安良的警察被稱為白道。但警察通常不是白的,是灰的。 灰,是介於黑與白的中間地帶,警察灰灰的,不見得是手腳不淨,操守不好,有時是辦案所需,平時與黑道有來有往,維持既敵對又同國的微妙關係。線報、談判、擺平麻煩,或者以夷制夷,都要靠平日所經營與黑道的關係。 完整文章
文/麥可.法蘭傑斯 爸爸和我安排了一場正式會面,用黑道的說法,叫「坐下來『喬』」。這指的可不是請諾比來和我們一起品嘗紅酒配燻烏賊,「坐下來『喬』」是黑手黨文化中非常基本的一件事,這是用來討論與解決任何爭端最重要的那一個手法。 完整文章
文/每日一冷 有看過電影或戲劇中黑道槍戰的喋血情節嗎?要是有人受傷掛彩一定會和同夥說不要送醫院,會被警察發現,而轉往熟識的私人密醫。而現實生活中,台灣街頭火拼的新聞時有耳聞,不過要是道上兄弟受了傷,不想鬧上警局,又該如何處理,真的找得到密醫來即刻救援嗎? 完整文章
文/鳳梨 Photo From Flickr by frankieleon 前幾天在新加坡電影《孩子不壞》裡發現風一般的男子陳曉東,他在劇中飾演一位老師,當下不勝唏噓,同年紀的演員在香港電影,絕對還是帥氣威風的角色,他竟然只能是溫良恭儉讓的老師。這部片中有一橋段是一位黑道大哥看到了遙控飛行器討債的優勢,加碼資助學生研發,還讓他們出國比賽。 這有哪裡不對吧,黑道比學校更了解投資人才?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