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英國可以有四隊參加超級盃比賽?

文/宮崎正勝;譯/陳嫻若 在超級盃足球賽中,英國分為「英格蘭隊」、「蘇格蘭隊」、「威爾斯隊」和「北愛爾蘭」等四隊出場,這件事應該讓不少人覺得疑惑。這是因為超級盃的出場隊伍並不是以「國家」為單位,而是以各國(地區)的「足球協會」單位來決定。當然,通常的原則是一國一協會,但英國是足球的發源國,所以特別破…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我們需要一道從不同角度看歷史的視線──八旗文化

大家都知道,歷史常是由勝利者寫的。獲得話語權的那一方容易透過歷史美化自己的手段、醜化對手的行為。這行徑多少不大誠實,不過也不難理解──甭說國家領導者那個階層的人物,隨便一個小朋友可能都會做這種事。 雖然歷史常是由勝利者寫的,但本國國民所知的歷史,有些成分得算是由失敗者寫的。老實說這也不能算完全不好,…

【讀者舉手】那場戰役,一邊是為了維繫想像的力量,另一邊是令人咋舌的殘忍

文/fakeyoshiki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羅傑.克勞利(Roger Crowley)的《海洋帝國》(Empires of the Sea),內容有三分之二以上是非常詳細的戰爭場景,而且超過400頁,但因為作者文筆流暢,還是把這段很不熟的地中海戰史給看完了(名副其實的「看人相刣」)。…

【三月:世代戰爭】陳栢青:世界史的結構(或色情片小史)

文/陳栢青 1. 那真是異軍殺出,競選已經到了子彈打完了「掏出鞋緣所藏短刀或是用刺刀貼身戳擊」的肉搏時刻。這時一群人忽然組成聯盟,廣播裡稱呼他們聯盟名稱叫「性望愛」呢,在性裡誕生出愛,我想那真是太大膽的主張了,忍不住想為他們拍拍手,後來聽清楚才知道他們自稱「信望盟」,想想這名字雖然沒有「信望愛」好,…

談歷史的團隊正在寫歷史──專訪「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團隊

文/犁客 「當初大家想了很多不同的名字,」涂豐恩說,「但我很堅持要用『故事』。」 專長是東亞科學史的涂豐恩興趣很廣,對於學術圈要求學者一定要專精在某個領域裡這回事不怎麼自在。「我先前弄了一個臉書粉絲專頁,叫『大人的世界史』,放了一堆我有興趣的東西。」涂豐恩說,「不過做了一陣子,就覺得自己所學有限,應…

唯有出版讓歷史成為歷史:對臺灣人文社科出版的思考(下)

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 【按:此文為在臺大歷史系「我們的知識共同體」與東華大學歷史系「近來臺灣大眾史學讀物的編輯與出版」的兩次講座內容改寫而成。】 出版,有問題嗎? 我進入這個行業時,是一個需要做翻譯書人才多過自製書人才的時代,我們多半被訓練與要求為能夠看國外版權的書訊架構書單,以及擅長編修翻譯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