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彼 照顧你的是我,為什麼你總是想著他? 安如的哥哥在新加坡工作,全家都已移民至新加坡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只剩下安如這個弟弟留在台灣老家。他們的父母年輕時沒有夫妻之間也要溝通的觀念,也不了解家庭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沒有在家庭出現變化的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與調整,反而經常因為害怕爭執而逃避溝通,夫妻關係逐漸不睦。 完整文章
文/米果 開始意識到中年,或許是晨起面對鏡子的剎那沮喪,或許是照片裡的自己出現細微的老態,那真是日積月累之後讓人不得不認命的殘忍。 歲月來勢洶洶,既不暗示,也不掩飾,直直地來,用意鮮明。 然而類似這樣的挫折並未將自己逼到牆角,變老原本就不可逆,至多感慨一下青春不再,很快就看開,如果不看開也沒別的方法了。跟年紀對抗的微整型,頂多是最低階的外觀保衛戰而已,既然覺悟,就不必再多花錢了。 完整文章
到了一個年紀,馬家輝說自己愈寫愈放肆,他要嘗試長篇小說創作,不為別人期待而寫,只寫他想寫和能寫⋯⋯ 文/李雪如 今年的秋天很「大叔」。 首先是《GQ》雜誌10月號的封面,難得出現的不是性感女星或名模,而是美國號稱「史上最會穿衣服的型男大叔」Nick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