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嘉悅 ※本文原載於【重讀者】,經同意後轉載 台北國際書展每年都要辦,但要怎麼辦?當售價不可能拼過網路書店、出版業產值又持續下滑,國際書展還有哪些選擇?是從增加人流著手,看看金流是否還有成長空間?還是回到書展本身的品牌與價值營造,從基本功做起? 完整文章
終於,逮到郭泰。 他遠在太平洋彼端,經由神奇的科技,瞬間出現於筆電的屏幕上。 「嗨!別來無恙?」老朋友見面,我熱情招呼。 「哈哈――,」猶如從前,他的笑聲宏亮而豪邁:「這樣會面太難得了,多聊聊吧!」 1. 純屬偶然因緣,拼出一道風景。 在我的編輯生涯裡,郭泰的幫助太大了。 是他,成全了遠流「實戰智慧叢書」的誕生。 這話得繞個大圈子來說,才能周延。 完整文章
「〈彈子王〉老是被選,我覺得點納悶,不曉得為什麼。」郭箏納悶。 青少年成長小說選集多次選入〈彈子王〉,這裡頭不乏應該強調教育功能的選集,這是〈彈子王〉奧妙的地方。〈彈子王〉,從正面看,是負面;從負面看,是正面。沒錯,和〈好個翹課天〉類似,是一群叛逆小子的行事紀錄,主角們都是壞孩子,就算不在社會邊緣,也遠離主流範疇。怎麼看都是兒童不宜。 完整文章
散文與些許報導文學的交相筆觸,我看見一位我所預期的新世代作家,得以寧靜之心、悲憫之情,為八八風災劫掠之後的絕望裡,親自踏察、訪談、反思,形成這本為受難的同胞留下希望的祈福與祝願之書,是值得感心的。——林文義 在二○○九年八月八日,原本滋養大地的雨水讓潺潺溪水變成了大洪水,原本沉靜的山林轉眼間卻不再是安靜,變成破壞溫暖的家園的兇手。 完整文章
海水怎麼會是甜的?這翻甜為鹹、顛覆認知的想法,其實典出艾青的詩,作者希望與艾青及千千萬萬愛這世界的人,共同相信:「終有一天,海水和淚都是甜的!」承載著如此深情的祝願、堅定的信念,將缺憾與悲情還諸天地,把微笑和淚水典藏在書寫裡。 完整文章
「徐禎苓對自他身體實有細膩的凝照,無論是青春的、年老的、危脆的、充滿動感的、追求時尚的各種肉身,透過靈動的文字描繪,凝煉成一個個充滿隱喻的修辭,讓肉身從具體跨渡至抽象,用以標記世代,封存記憶,進而指向她所欲細細推敲並試圖擴延的;每一座肉身含藏的諸種可能。」──李欣倫 完整文章
透過袁瓊瓊靈動爽俐的筆,生活在封閉小眷村、失根漂流的外省人,於窮乏生活中嚼出各式好玩有趣的生活滋味;回憶與時光的悲喜劇輪番上演,讓三個世代的人,即便未能親見,也如伴在側,品嘗當時的鹹與甜,遠去的親友,荒湮的故鄉,於此重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