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於【法律白話文】網站 2016年,發生了兩起罷工議題,恰巧都和交通有關。高鐵工會指控高鐵公司積欠五億元的加班費,揚言在年節期間罷工。交通部長陳建宇對此回應,爭取加班費不能跟交通人的天職與輸運扯在一起。最終高鐵公司釋出善意,先給付半數2.5億元,此次事件也稍稍告一段落。相對的,華航空服員則抗議公司的「責任制條款」,而成功發起了航空業首次罷工。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在把科幻化為日常現實的路上,自動駕駛車正式於二○○四起進入最後衝刺階段,許多專業團隊紛紛投入開發「自動駕駛」系統,此舉讓人類對於未來科技的創新感到既振奮又擔憂,但就像電影《機械公敵》男主角 Spooner(威爾史密斯飾演)從一開始就排斥的全面機械化那樣,電影情節中人工智慧為了大幅減少交通事故的肇事量,導致進一步控制人類生活的危機,即便是現在全自動的開發還是有待商議。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在書市越趨黯淡的歹年冬,有一本以台灣公路為主題的《逐路台灣:你所不知道的公路傳奇》,無論題材、包裝與銷售成績都特別亮眼。提到「公路主題書」作者,大部份的人腦中必然會浮現一枚標準的交通宅迷,肯定沒人想得到眼前這個一身素淨黑灰,書生模樣,剛從課堂裡走出來的年輕助理教授,居然就是這位擁有滿肚子交通、建築、藝術、文學冷知識的《逐路台灣》作者——余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