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君薇.攝影/董昱 從森茂藥行到鴻安堂,從竹林吟社到《心聲》:醫人更醫心 一九二零年,二十五歲的謝森鴻先生與他的妻舅曾芋頭合夥在北門外的外媽祖廟「長和宮」正對面開設「森茂藥行」,這是「鴻安堂」的前身。一九三三年,謝森鴻先生獨力經營「鴻安堂藥房」,持續造福鄉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軍轟炸期間,更是不顧個人安危,堅守藥店以救護病患,並平價收取醫藥費用,其仁心仁術,地方上將他譽為「鴻仙」。 完整文章
採訪/犁客;文字/伊格言 小說家、詩人,伊格言或許要為自己新增一個稱號:Youtuber。 有此一說,是因伊格言從2019年10月開始,開始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上傳影音節目;但加了「或許」,是因這些影片並非常見的、有Youtuber對著鏡頭(無論是在畫面正中或一角)的那種型式,伊格言的「想法」的確出現在影片裡,但在視聽呈現上,他做了另一種處理。 完整文章
文/鄭婷尹 你能想像嗎?台灣以前也有賽馬產業,不僅如此,賽馬場後來竟被改建成學校?在日治時代,賽馬在台灣可說是全民運動,當時賽馬又被稱為「競馬」,原是流行於歐洲上流社會的社交活動,逐漸西化的日本將賽馬文化引進台灣,希望能促進馬匹繁殖與品種改良,以利國防軍事用途,也提升民眾對馬的鑑賞能力及興趣。 由北到南,賽馬熱潮席捲全台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假設你沒讀過任何一本勒瑰恩作品,那麼,或許你是個幸運的人。 因為在你的閱聽經驗裡,還有廣闊深邃的未知領域可以探索。讀勒瑰恩作品每回都會觸發新想法,但初讀所感受的悸動,獨一無二。 假設你沒讀過任何一本勒瑰恩作品,但喜歡科幻/奇幻作品,那麼,勒瑰恩的作品應該是你接下來理所當然的選擇。 完整文章
我們常常忘了,我們先是地球人,然後才是黃種人、黑種人、白種人⋯⋯接下來才是馬來西亞人、新加坡人、台灣人、中國人⋯⋯ 讀歷史是為了開闊眼界以古鑑今嗎?在歷史的教育裡頭,不免夾雜許多政治的需要,為國家機器加入國族想像共同體的建構,所以課綱微調不過動幾個字都會爭吵不休;還有以當代的眼光理解過去,正所謂「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 完整文章
美國聖母大學哲學教授葛汀(Gary Gutting)是紐約時報的哲學時事專欄「石頭」(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灣引進了他的新書《哲學能做什麼?》(What philosophy can do?),實際演示哲學可以怎麼「用」在社會上。前一篇文章〈你的筆戰能突破「知識論的循環」嗎?〉介紹了葛汀在公共討論上的好建議,雖然有點跳痛,但以下我們來看看他對資本主義和高等教育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龔郁雯 《傷心人類學:易受傷的觀察者》恰如其名,在閱讀過程中會一遍又一遍地被作者貝哈牽腸掛肚的自我剖析所驚嚇,「書必須是能打破我們內在凍結之海的冰斧」卡夫卡如是說,《傷心人類學》即便不是冰斧,卻的的確確是一把「在描繪與敘述……的傳統形式上鑿洞的冰鑽。」(107) 一、「我懷疑自己的權威。我將它視為時常有爭議、始終處於失敗之處。」(27) 完整文章
英譯/理雅各(James Legge) 譯注/林宏濤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語譯:孔子說:「人如果沒有仁心,即使有禮制,又能如何呢?人如果沒有仁心,即使有音樂,又能如何呢?」 注釋:如 奈也、如何、如之何。 解說:這句話非常重要。所有社會規範都必須回歸到個人的道德自覺,如果沒有仁人愛物的心,那麼這些規範都是徒託空言。 The Master sai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