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冬天麻煩事之其三

「這個敵人,不是別的,就是我們北國的寒冷天氣。」 ──果戈理《外套》 俄國幅員廣闊,冬天天寒地凍的程度也不盡相同,因此對於冬令服裝的要求也有顯著的不同。比方說西伯利亞地區平均氣溫在攝氏 0 度以下的時間長達七個月,西伯利亞居民泰半的時間必須穿著厚重的冬衣禦寒;但是位於黑海濱的索契(Sochi),卻屬…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冬天麻煩事之其二

乍暖還寒似乎是春天的特色,零上六度的「高溫」只維持了一天,甚至還下起了雨來,沒想到隔天就驟降到零下十五度,並且下起了鵝毛大雪。如今泥濘再度被白雪取代,然後等待著下一次的融雪,降雪……大自然的規律循環。 在冬與春交接,時節遞嬗的此時,除了擔心弄得自己出門一趟,就沾染一身雪泥之外,「泥菩薩」還得多留意自…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冬天麻煩事之其一

2016 年 2 月 4 日下午五點四十六分立春,讓人不禁想起《農民曆》這本老祖宗留下的玩意兒。雖然最後一頁的「食物相剋中毒圖解」中,誤食「沾上『守宮』屎尿的米飯而中毒」要服食「地漿水」解毒一事,在現代醫學眼中已經被打上個大問號,不過在四季如春的寶島臺灣沒什麼感覺的「二十四節氣」,在四季分明的俄羅斯…

【2016 專欄作家拜年趴!】裴凡強:快來海參崴找我!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由於人在國外,所以沒有年假!整個年假都將在海參崴繼續「人我生活」! 當然啦,下班後一定會跟同事聚聚,畢竟 Chinese New Year 可是連俄國人都關心的盛事呀! 二、覺得自己在剛過去那…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熱愛戰鬥總統!

俄羅斯聯邦幅員廣闊,面積 17,098,242 平方公里,覆蓋地球九分之一陸地,從東到西一共有十一個時區,意思是當居住在最東方「堪察加時區」的戰鬥民族進入 2016 年時,最西方的「加里寧格勒時區」的同胞們,可能還在趕辦年貨採買跑趴物資,而依時區不同,有的地方則正酒酣耳熱,熱烈慶祝。 而我所在的海參…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也是要看生肖運勢的!

「新年快樂!」跨年時我祝福一起值班的俄國同事們。 「今年是猴年對吧!」有一個比較年輕的俄國同事展現自己的豐富常識。 「還沒喔!現在還是羊年,」我回答她。 「你們的新年是什麼時候呀?」其中一位俄國同事問我,別的同事也紛紛報以好奇眼光。 「二月七日是羊年的除夕夜!所以二月八日一般認為是猴年的開始。不過事…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聖誕節到隔年元月十號,這半個月戰鬥民族是不上班的啦!

一翻開俄國的月曆,目光一定會停留在一月份那一大排紅色上。這些紅字從「1~10」,也就是說每年從元旦起,無需彈性放假,當然更不必補假,固定放十天,如果 12 月 25 號後找不到同事了也不用大驚小怪,因為他們把年休與新年一起放,早就提前放起連續假期了! 所以每年的 12 月中旬起,俄國就已經充滿了歡樂…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聊天氣:「1 字頭『低溫』?哈哈哈!」

「今年首波大陸冷氣團來了,今、明兩天北臺灣及宜蘭溫度皆為『1』開頭」,2015 年 11 月 26 日瀏覽臺灣的新聞時,看到這則報導,想想莞爾,因為在俄國,早就已經是「1 開頭」的氣溫了,只是前面還要加上一個「-」,下一次有個「+ 1 開頭」氣溫,大概是半年後了吧! 每次不論是坐上計程車或是搭乘所公…

讀《夜巡者》恍如喝伏特加──一口飲盡,滋養靈魂

文∕丘光 莫斯科的隆冬天黑得快,差不多下午三點就灰灰濛濛,每當雪花慢飄,尤其令人神思恍惚。在這似暗非明的時刻,特別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尷尬、一種該工作維生還是該休息作夢的猶疑。《夜巡者》就是走在這般冬夜時分雜錯著現實與夢境的路上,領著我們看看莫斯科的生活與幻想。 讀這本小說的滿足感是厚而不膩的,它用奇…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在戰鬥民族家鄉看雪

你看過雪嗎? 在俄國,有的地方如堪察加,在臺灣開始開冷氣時還雪深及腰,「雪下得好煩!臺灣很溫暖吧,真好!」結帳時與店員聊起來,她跟我抱怨眼前「白茫茫的五月天」。 在臺灣,雪則非常罕見。臺灣人儘管怕熱,寒流一來又直打哆嗦,手插在口袋裡喊著「冷死了」,搶著去買羽絨衣與電暖氣,不過,卻風雅得很,跟詩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