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未標榜女性主義,反倒突顯了女性力量──《齊瓦哥醫生的祕密信差》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齊瓦哥醫生》(Доктор Живаго)是俄國作家鮑里斯.巴斯特納克(Борис Леонидович Пастернак)的長篇小說,故事主軸是段三角戀情,時代背景從帝俄末期一直到共黨政權統治俄羅斯、建立「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亦…

《罪行》律師馮席拉赫:我問槓上普丁的女律師,為什麼她要承擔這一切?對抗那些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人?

那些人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一省。這位女律師說:「基本人權在我們的國家並不存在,就連單純的法律都不再適用。」她說她的組織能做的就只是記錄這些罪行。她曾看見地窖牆上的血跡被洗去、遇害者的名單被銷毀,以及死刑判決書被燒掉。那些施暴者也知道違反人性的罪行沒有法定追訴期。總有一天會需要證據來了解過去。

俄羅斯的年輕人不談人權,但他們上街抗議普丁殺了阿尼

文/威廉.J.道布森;譯/謝惟敏、非爾 「普丁殺死阿尼」 當然,克里姆林宮要吸引年輕人不能全靠青年團。培養出年輕忠誠的好戰團體固然有用,但俄國境內還有更多其他的年輕人,也必須贏得他們的支持,或至少讓他們對政治冷感,不想發出異議。普丁不論是形象還是言談都成功地吸引年輕人。年輕的俄國人經歷過國運走下坡的…

黑衣人問話、手抄禁書,《返校》是他們的真實日常

文/臺北市政府文化局 他們或許是老臺北人,或許來自於宜蘭鄉下,也有中南部的農村孩子,但他們不約而同匯集在臺北都會,他們喜愛文藝,行走於非主流與時代流行之間,尋找自己的使命與認同,純粹的為自己的愛好而奉獻,他們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迎向文藝的新浪潮,也面對來自傳統的疑問與責難,從而影響、激勵了好幾個世代…

在這個國度裡,假裝不是自己,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文/安娜.葛瑞兒 車里雅賓斯克有著活躍的同志生活,儘管無法如同想望一般活力四射或公開。這座城市的青年服務首長謝爾蓋.阿夫杰耶夫(Sergei Avdeev)幾年前還願意坦承以告時,向我描述非傳統性傾向的個體,生活依然跟四十年前的美國大抵相同,或者像是阿拉巴馬州鄉下仍舊維持的狀況。 問車里雅賓斯克人是…

在她筆下,那些「被消失」的聲音終於被聽見

文/陳相因 二○一五年秋天,當瑞典皇家學會宣布當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為斯維拉娜.亞歷珊德羅夫娜.亞歷塞維奇時,著實「攪亂」了俄國文壇一池春水。 亞歷塞維奇的創作慣以新聞文體和紀實報導形式呈現,文本常用第一人稱敘述者陳述,用字遣詞往往以口語為表達形式,擅用強烈情緒的修辭色彩,故事情節緊貼著重大歷史與政治…

【讀者舉手】整個俄國文學作品中最可怕的小說──契訶夫《第六病房》

文/恩小姐 契訶夫的作品三大特徵是對醜惡現象的嘲笑、對貧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以及作品的幽默性和藝術性。 契訶夫是十九世紀末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第六病房》是契訶夫難得的中篇小說,而且是有開頭、有結尾並具有戲劇張力的小說。這也是他的人生、寫作風格的轉折,以及作為告別托爾斯泰主義的作品,以樸實的文…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不過,自從來到俄國工作,這樣的「唐日…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車車:左駕可以,右駕可以,坦克駕也可以啦!

漢字 右駕車 株式會社 低排出ガス 平成22年燃費基準+10%達成車 這些不算,一上車還有親切的日文問候,提醒你該繫上安全帶。放眼觸目,Honda, Mazda Toyota; Nissan, Isuzu, Suzuki,停泊路邊,呼嘯街頭,若非市容街景歐式風情滿是俄文,加上駕駛乘客金髮碧眼高顴深目…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藝術塑像、雷射雕刻,和滿滿的觀光人潮──戰鬥民族的墓仔埔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特別是每年的農曆七月,華人世界鬼影幢幢,傳說繪聲繪影地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