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娜.葛瑞兒 車里雅賓斯克有著活躍的同志生活,儘管無法如同想望一般活力四射或公開。這座城市的青年服務首長謝爾蓋.阿夫杰耶夫(Sergei Avdeev)幾年前還願意坦承以告時,向我描述非傳統性傾向的個體,生活依然跟四十年前的美國大抵相同,或者像是阿拉巴馬州鄉下仍舊維持的狀況。 完整文章
文/陳相因 二○一五年秋天,當瑞典皇家學會宣布當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為斯維拉娜.亞歷珊德羅夫娜.亞歷塞維奇時,著實「攪亂」了俄國文壇一池春水。 亞歷塞維奇的創作慣以新聞文體和紀實報導形式呈現,文本常用第一人稱敘述者陳述,用字遣詞往往以口語為表達形式,擅用強烈情緒的修辭色彩,故事情節緊貼著重大歷史與政治事件,在傳統以至當代的俄國文壇與發展中既非主流,亦不為當今的俄語讀者熟知。 完整文章
文/恩小姐 契訶夫的作品三大特徵是對醜惡現象的嘲笑、對貧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以及作品的幽默性和藝術性。 契訶夫是十九世紀末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第六病房》是契訶夫難得的中篇小說,而且是有開頭、有結尾並具有戲劇張力的小說。這也是他的人生、寫作風格的轉折,以及作為告別托爾斯泰主義的作品,以樸實的文字、細膩的描述筆下的小人物藉以抨擊沙皇的專制。 完整文章
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完整文章
漢字 右駕車 株式會社 低排出ガス 平成22年燃費基準+10%達成車 這些不算,一上車還有親切的日文問候,提醒你該繫上安全帶。放眼觸目,Honda, Mazda Toyota; Nissan, Isuzu, Suzuki,停泊路邊,呼嘯街頭,若非市容街景歐式風情滿是俄文,加上駕駛乘客金髮碧眼高顴深目,幾乎就讓人以為置身日本了。 右駕與左駕 完整文章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完整文章
對於《鹿鼎記》的讀者來說,想必對韋小寶泡過俄國妞,又把這種困難語言講得啵兒棒這件事印象深刻吧!尤其在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 風傳鼓角夜臨關》中,他對圖爾布青(Aleksei Larionovitch Tolbuzin)道:「你們羅剎國有一味菜『霞舒尼克』,當年像在莫斯科吃過,滋味很是不錯,現下我又想吃了!」轉頭對十名廚子道:「做霞舒尼克」!十名廚子應道:「得令!」 完整文章
看過膾炙人口的日本漫畫《深夜食堂》嗎?記得第40夜,就跟俄國菜有關。那是一道叫做ビーフストロガノフ的菜,根據遼寧人民出版社《新俄漢辭典》的辭條翻譯是「小塊燜牛肉」(Beef Stroganoff or Beef Stroganov/бефстроганов),不過這道深夜食堂老闆應顧客要求端上桌的俄國菜,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真正對俄國菜的印象,起源於一碗湯。 完整文章
讓我們打開穿著色彩斑斕的花裙裙,還有張粉紅臉蛋兒的套娃吧, 一個大姑娘裡面還藏著個小姑娘呢! 套娃們跳著, 套娃們笑著, 同時也歡愉地邀請你一起綻放微笑! 她們蹦蹦跳跳地靠向你, 會直接蹦在你的掌心上, 多麼快樂的套娃呀! ──俄國兒歌 《套娃》 趁著盧布貶值,選擇前往俄羅斯旅遊的人也愈來愈多了,說不定也是因為看了兩個星期一次的【裴凡強的人我生活】吧! 完整文章
雪花鋪天蓋地,交織成一張雪網,連眼睛、嘴巴與耳朵,都「五孔」積雪了呢。 ──果戈理《迪坎卡近鄉夜話‧聖誕節前夜》 俄羅斯的冬天,不時有這樣的天氣,讓你臉上的每個器官都滿是白雪。不過不同於我們老是對於天氣太冷,太熱或太沒變化頗有微詞,雖然俄國人普遍渴望陽光,期待夏季,經常掐指算日子,看看離七月還有幾天,並且迫不及待就想奔向海邊曬太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