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查.威金森、凱特.皮凱特;譯/溫澤元 不同社會階級的禮儀、風格與審美品味仍然具有鮮明的差別,所以當人們往社會階梯上一層爬時,例如勞工慢慢變成專業人士,通常都會覺得必須改變自己的社會認同,也會感到自己是個冒名的入侵者,時時刻刻都害怕自己的出身背景會被揭穿。 琳賽.漢利(Lynsey Hanley)在其著作《端莊得體:跨越階級鴻溝》(Respectable: Crossing the 完整文章
文/丹娜.蘇斯金;譯/王素蓮 雖然不是所有研究都顯示,早期接觸數學對話存在性別差異,但可能是更強而有力的對話形式,影響了女生的數學成績,那就是「性別刻板印象」。這很可能是導致女生遠離可能有興趣的領域,阻止她們參與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等重要領域,在其中發展專長並做出貢獻。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在週刊上班的可兒告訴我一段往事,隔壁組的女同事做個專題,必須採訪醫師意見,可是週刊形象不好,沒什麼醫生願意受訪。那女同事託了關係,終於訪問到一位大醫院裡頗為有名的年輕醫生,對方見到面又發現來的是位漂亮女記者,很認真地解說,終於讓她好好地交出專題,那女生感激萬分。 完整文章
文/海蒂.格蘭特.海佛森 人類的思考就像其他各種繁複的過程,容易受到速度與準確性之間的權衡取捨所影響。要速度快,你就會出錯。要小心翼翼面面俱到,你就得消磨大把的光陰。我們就如費斯克後來說的,會依據動機來思考(motivated tactician,心理學上譯為「被激發的策略者」),策略性地選擇簡單而快速,或是費力而準確的思考。但大部分的時間,只要顧到重點就夠了,於是我們選擇速度。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不知道「從來不曾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失去曾擁有過的幸福」,哪個比較寂寞?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與其要經歷失去的痛苦,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擁有。可是對另一群人來說,幸福可能就近在咫尺,卻一直觸碰不到,連「選擇不要幸福」的權利都感到奢侈。 在《千鳥酒館》裡,表姊妹沙沙與千鳥便是分別帶著這兩種寂寞,來到靠近陸地盡頭的小鎮。 完整文章
資訊的時代,偏見追逐偏見、仇恨堆疊仇恨,比起以往任何時候,此刻我們彷彿更有必要提醒自己,評論寫作的一般性原則。 01. 無論褒、貶,好的評論不會僅僅流於個人的情緒宣洩,或好惡表述。 02. 好的評論就事論事,絕不作人身攻擊,也不作無謂的牽連,傷及無辜。 03. 最惡劣的評論寫作,是以偏狹的心胸挾怨報復,懷著恨意寫作。 04.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