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交新朋友似乎比尋覓愛情更加困難?透過應用程式一路碰撞終於找到新閨蜜

文/潔西卡.潘(Jessica Pan);譯/江莉芬 打從我滿三十歲,所有在倫敦的親近朋友就都搬走,生兒育女以及搬去別處生兒育女。對內向者而言,朋友的「質」通常比「量」還重要,友人大量移居別處後,我被獨留下來,而今一個朋友都沒有。我從沒想到要為預防「朋友旱災」做準備。 你長大後都去哪裡交朋友? 我是…

「我一輩子做的事,其實都是在溝通。」——專訪七月店長賴佩霞

文/愛麗絲 十六歲起於餐廳自彈自唱,十八歲正式出道,歌手,是賴佩霞最初被公眾認識的身份,但不是唯一的身分──賴佩霞的演藝生涯橫跨戲劇、主持,淡出演藝圈後還投入身心靈研究、發行雜誌、出版書籍、開設課程,更於去年取得法學博士學位。「我一輩子做的事,其實都是在溝通。」音樂、戲劇、語言,在賴佩霞眼裡,都是透…

臉紅是基本、生人靠近只想逃,一位社恐女孩的生存指南

文/克萊兒.伊斯特姆;譯/黃佳瑜 第一次認真思索「焦慮」這個詞,是在我十四歲的時候,不過,我個人認為我從小就很焦慮。小時候,我總害怕大型家庭聚會。我最愛做的,就是跟奶奶一起待在廚房。她會喝著酒,香菸一根接一根地抽,和我張家長李家短的東拉西扯。老實說,這種情況至今沒什麼改變,唯一的差別,就是我現在可以…

說到建立關係,內向人其實可能還比較吃香。

文/凱倫.維克爾;譯/沈曉鈺 出於對未知的恐懼,我們自絕於外、切斷與別人的連結的時候,作為個人、公司、制度機構,我們便有所喪失。當我們敞開心房,我們就能獲得學習、連結和合作的新機會。 ──傑夫.賈維斯(Jeff Jarvis,美國記者) 生活的祕訣,就是把自己放在適合的光線下。有些人需要百老匯的聚光…

我的孩子在學校不講話,只是因為害羞內向

文/王意中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你會跳……」 偉力唱著卻突然間愣住了,他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偉力望著老師,隨後,眼神慢慢飄移到地板上。 「偉力,你剛才在做什麼?老師看你唱歌、跳舞挺開心的耶。」 偉力一句話都沒說。偉力像是被點了穴道,整個人僵在現場,動…

那些讓我們容易羞赧的特質,或許正是某種超能力

文/張瀞仁(《安靜是種超能力》作者) 某次出差的長途飛行中,我看了電影「托爾金傳」。 那是個我極為不熟悉的世界:英國、純男性寄宿學校、一次世界大戰。托爾金和幾個要好的同學們加入茶社,巴洛會社(Tea Club, Barrovian Society,簡稱TCBS),他們會在茶館裡討論文學、創作、藝術、…

共感人並非「過度敏感」,但得學著掌控自己的獨特天賦

作者/茱迪斯.歐洛芙(Judith Orloff MD)譯者/許恬寧 許多因素都會讓一個人成為共感人。有的嬰兒來到世上時,原本就比其他孩子敏銳,那是一種天生的氣質,打從他們出生就看得出來。他們對光線、氣味、碰觸、動作、溫度、聲音特別敏感。 此外,我從自己的病患與工作坊成員身上,觀察到某些類型的敏感可…

誰說內向者想到參加聚會一定要頭痛?

文/ 貝絲.碧洛;譯/吳書榆 交誼活動本身不一定讓人疲乏。你可以用各種不同的方法照料你的內向能量,但同時又能與人們建立起有意義的關係。 第一件要記住的事(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事),就是放輕鬆和呼吸。給自己空間,去關注身體是不是緊張,或者你是不是憋住呼吸太久或呼吸淺而急促。把肩膀放下來,頭動一動,手甩一甩…

永遠記得有次妹妹對我大吼:「不是我太慢,是妳太快」

文/羅怡君 每次跟家長聊到內向小孩,一定會有人提問:「要怎麼鼓勵內向的小孩,才可以讓他比較……?」這句話的後面可以接「勇敢」「開朗」「積極」,或是任何家長希望改變的方向,但不論是哪個詞,都讓人感覺當個內向小孩,人生注定有些灰暗。 事實上並非如此,他們的人生之所以感到灰暗,說不定正是我們這些外向人造成…

【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08:蘭登教授回答里長伯的哲學問題!

有個人本來想當創作歌手,但先當了老師,試過發專輯,不過不怎麼順利;後來他讀了驚悚小說覺得自己也很想寫寫看,所以就開始寫了──而且這回他堅持下去,就算賣得不怎麼樣,依然繼續嘗試。 有個人從小到大都是人生勝利組,學業戀愛工作結婚都順利,沒有婆媳問題,但仍覺得自己很難做好傳統當中要求女人的種種角色──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