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凱倫.維克爾;譯/沈曉鈺 出於對未知的恐懼,我們自絕於外、切斷與別人的連結的時候,作為個人、公司、制度機構,我們便有所喪失。當我們敞開心房,我們就能獲得學習、連結和合作的新機會。 ──傑夫.賈維斯(Jeff Jarvis,美國記者) 生活的祕訣,就是把自己放在適合的光線下。有些人需要百老匯的聚光燈,而有些人只需要一張被小檯燈照亮的桌子。 ──蘇珊.坎恩(Susan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頭戴著金絲,身穿花花衣。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你會跳……」 偉力唱著卻突然間愣住了,他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偉力望著老師,隨後,眼神慢慢飄移到地板上。 「偉力,你剛才在做什麼?老師看你唱歌、跳舞挺開心的耶。」 偉力一句話都沒說。偉力像是被點了穴道,整個人僵在現場,動也不動。 「奇怪,你明明會唱,也會跳啊。為什麼在教室上課,你卻不說也不動?」老師一臉納悶。 完整文章
文/張瀞仁(《安靜是種超能力》作者) 某次出差的長途飛行中,我看了電影「托爾金傳」。 那是個我極為不熟悉的世界:英國、純男性寄宿學校、一次世界大戰。托爾金和幾個要好的同學們加入茶社,巴洛會社(Tea Club, Barrovian Society,簡稱TCBS),他們會在茶館裡討論文學、創作、藝術、音樂、國家大事。 完整文章
作者/茱迪斯.歐洛芙(Judith Orloff MD)譯者/許恬寧 許多因素都會讓一個人成為共感人。有的嬰兒來到世上時,原本就比其他孩子敏銳,那是一種天生的氣質,打從他們出生就看得出來。他們對光線、氣味、碰觸、動作、溫度、聲音特別敏感。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每次跟家長聊到內向小孩,一定會有人提問:「要怎麼鼓勵內向的小孩,才可以讓他比較……?」這句話的後面可以接「勇敢」「開朗」「積極」,或是任何家長希望改變的方向,但不論是哪個詞,都讓人感覺當個內向小孩,人生注定有些灰暗。 完整文章
有個人本來想當創作歌手,但先當了老師,試過發專輯,不過不怎麼順利;後來他讀了驚悚小說覺得自己也很想寫寫看,所以就開始寫了──而且這回他堅持下去,就算賣得不怎麼樣,依然繼續嘗試。 有個人從小到大都是人生勝利組,學業戀愛工作結婚都順利,沒有婆媳問題,但仍覺得自己很難做好傳統當中要求女人的種種角色──然後她驚覺:如果自己這樣還覺得困難,那其他資源更少的女性該如何辦到?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忘了在哪裡讀到的文章,説張愛玲是那種典型的長頸鹿女孩,星期一刺到腳掌,星期六才有(能)反應。 這個譬喻用來形容世界上佔百分之二十五的內向性格者再適切不過。 如果你成長在一個外向性格者佔多數的家庭,而這個世界又多半以夠不夠「快」、「積極」、「主動」、「合群」來判斷一個人存在的價值和意義,那真是災難一場。 完整文章
文/張瀞仁 內向者真的不會生氣嗎? 很多人都誤會內向者不會生氣,其實是內向者表達生氣的方式比較溫和而已,神經大條一點的人甚至完全不會察覺內向者生氣了。反之,內向者常會覺得別人太容易勃然大怒、講話不夠深思熟慮、讓自己很受傷之類。 回溯生理學家懷特.坎農(Walter Cannon)在一九二九年提出的「戰或逃」機制(fight or flee 完整文章
文/張瀞仁 閒聊得先「準備好」 「上班時,妳看到大樓警衛都怎麼辦啊?我每天都超怕對到眼要打招呼。」 「我教妳,先發制人。妳先跟他說大哥早,趁他回妳早安時,快步通過就好了。」 「如果他繼續跟我講話怎麼辦?」 「嗯……這個我還沒辦法突破。」 這是我與一位菁英女生的對話。若不開口,我想不會有人發現能夠創業、帶領新創團隊,業務開發能力超強的她,竟然連大樓警衛都搞不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