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提摩希.史奈德;譯/劉維人 如果你因為職務所需而必須攜帶武器武裝自己,願上帝佑你、守護你的生命。請你務必記得,過去許多邪惡的暴行,都起於軍警人員發現他們開始執行不尋常的任務。如果某天你必須面對相同的情況,請隨時準備好說「不」。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最初拿到這份書稿時,書名叫《桶川跟蹤狂殺人事件》,譯自日本記者清水潔的《桶川ストーカー殺人事件─遺言》,內容有關一樁發生在1999年10月26日的謀殺案,日本警方調查時用的名稱是「JR桶川站西口女大學生路上殺人事件」(JR桶川駅西口女子大生路上殺人事件),簡稱「桶川事件」。 完整文章
主講:黃致豪律師/文章整理:黃亦安 人人心中都有鍵盤柯南,人人都想成為福爾摩斯,只憑雙眼一瞪、手指一摸、眉頭一皺,就能滔滔不絕地說出犯人的面貌和作案手法,然後瀟灑地轉身離開,留下一群滿臉敬畏的警察在原地。 但是,這畢竟是我們從小說和影視作品中看到的夢幻場景,在真實世界中,執法人員真的是這樣用行為科學來偵查案件的嗎? 完整文章
在十八世紀後半葉,西耶斯(Emmanuel Joseph Sieyès)在法國出版了幾本小書,其中包含《論特權》和《何謂第三等級?》,許多人認為這些書推動並催生了法國大革命。兩百年前,這些小書包含了許多分析和反對當時社會結構的論證,讓人民了解自己生存在一個不公平、不自由的時代。兩百年後,其中某些論證,放到現在的臺灣依然適用。 完整文章
從這一本書之後,藤井樹要換回真實的面貌,以本名吳子雲面對讀者。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堅持使用本名?什麼樣的創作動力,讓他拋開過去的愛情戲碼,開始編排一個黑暗犯罪的《暗社工》故事?一切就由吳子雲 a.k.a. 藤井樹,自己告訴你! 《暗社工》挑戰的不只是創作技巧,也是思辯歷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