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在台北地下街看到一些coser,覺得很好。他們的存在讓這個環境變有趣,走在路上有更多好玩的東西可以看。 我對cosplay文化不了解,記得之前聽過圈內討論,要不要自我規範,在活動場地外卸下裝扮,以免破壞社會對這個文化的觀感。 我支持coser在公共場合維持扮裝。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我喜歡吃「洋食」,這裡指的不是正宗的西洋料理,而是經過日本人改造的洋食。除了豬排飯和日式咖哩,蛋包飯也是我喜歡的「和式洋食」。而如果要在東京吃蛋包飯,資生堂的 Parlour 總是我的第一個選擇。 位在銀座七丁目的資生堂,總共有兩座大樓,分別是 Shiseido the Ginza 完整文章
文/藍佩嘉 我曾經讀到一篇台灣報紙家庭版的文章,其標題大言不慚地寫著:「不做家事的女人人見人厭」,內容鄭重地警告僱用外傭的台灣女性,不論妳在職場上有多成功,也不應該放棄做家事,那是基本的「女人的工作」,否則先生小孩都會對妳產生負面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阿爾貝托.安傑拉 在「酷刑室」內,每拔一根毛髮,主人便發出一聲用力壓抑的慘叫。傳來的古怪尖叫聲,讓兩個奴隸的臉上閃過一抹微笑,整個發亮,但他們馬上掩藏起笑意。他們將腰彎得更低,更用力刷洗地板,以隱藏他們的忍俊不禁。他們看起來很像兩個正在刷洗船上甲板的水手,但事實上,他們正用一小塊浮石擦拭一塊美麗的馬賽克。這是讓這些石製傑作保持乾淨和閃閃發光的最佳方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