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密儲藏室檔案#12 登錄者:Ju Ju(37歲)台中 祕密:我先生曾經外遇,但後來我原諒他,他也很努力彌補過錯,現在我們已經結婚十年了,現在我是幸福的,雖然偶爾還是會想起以前的不愉快,也把情緒壓抑住,不希望在為以前的事情吵,只希望自己能有真正放下的一天 童童回覆: 親愛的Ju Ju,你好! 完整文章
文/Yu Shin 前幾天讀完了《厭世女兒》,心中揪成一塊,好像被刺中了。是的是的,我自己心中未解的那塊又被刺穿了,那樣的痛苦與精準,非常驚人。厭世姬無論是作為圖文作家或是散文寫作者,那種專屬於她的精準嘲諷,不因體裁的限制而有差別,更甚至,沒有了圖片,顯現出她對於人性的精準洞察力。 完整文章
文/商周出版第四編輯室總編輯 劉憶韶 一年半前,當我重新回到編輯工作崗位時,打開法國亞馬遜一眼就注意到這本書名叫《Les oubliés du dimanche》的書。Les oubliés 指的是被遺忘的人、事、物,dimanche 是星期天,有什麼人事物在星期天裡遭到遺忘嗎?這書名究竟是想記起,還是想遺忘? 完整文章
文/蘿蕊.葛利布;譯/朱怡康 「原諒」這個課題幽微難解,道歉也是。道歉是為了讓自己釋懷,還是為了讓對方好過一點?你是因為自己做錯事而道歉,還是你覺得自己的行為完全合理,只是因為對方認為你應該道歉,所以你用道歉來安撫他?道歉是為了誰? 心理治療有個詞叫「被迫原諒」(forced 完整文章
文/李偉文 我們都知道報復無濟於事,就像莎士比亞說:「我寬恕所有人,儘管人們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仍然和他們和好,我絕不用黑色的怨恨來建造我的墳墓。」我們也了解,只有寬恕能讓自己內心平靜。但是說起來容易要做到很難,假如別人深深傷害了我們,或者毀掉了我們最寶貴的心愛事物時,要原諒就真的很不容易。 完整文章
文/海瑞亞.勒納 把「放下」和「原諒」混為一談,導致很多人對於原諒的必要性感到困惑。如果你讀到的研究顯示,不原諒會讓你不幸福,那項研究應該更精確地說,長期無意義的憤怒和怨恨才對你的健康有害。或者,包容和同理心是值得培養的好能力,即使是對傷害我們的人亦然。那些說法難以辯駁,但都不需要你原諒對方,才能培養那些好能力。 對你來說,原諒意味著什麼?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我在三十歲出頭時還是單身,已經擁有自己的事業,但我卻也記得那時候的壓力:如果想要走傳統的路,想要結婚生子、建立自己的家庭,那我就只剩下十年的時間。我感覺到時間的門即將關上,那是很大的壓力。」 接連寫了兩本小說《生命清單》、《原諒石》的羅莉.奈爾森.史皮曼(Lori Nelson Spielman),憶起自己的三十過往,語氣還是透著沈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