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跟希特勒說:「你帶來的素描,一清二楚顯示你不適合畫畫。」

文/安卓雅.芭罕;譯/葉織茵 希特勒(Adolf Hitler)在自傳《我的奮鬥》中,寫下了一個真誠的願望:「我要當個畫家──我指的是藝術家。」或許是怕讀者以為他想去粉刷天花板,他還補充說明自己的意思。(註:「painter」同時有「畫家」與「油漆工」兩種意思。)希特勒說:「大家都認為我有繪畫的天份…

拿破崙身材矮小,所以發明了高跟鞋?

文/安卓雅.芭罕;譯/葉織茵 關於十八世紀末,法國皇帝拿破崙身材矮小的傳言,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不少傳記寫道,拿破崙的身高只有五呎二吋(約一百五十七.四八公分)。一九一○年,法國傳記作家克婁德.米奈佛(Claude Méneval)在《拿破崙傳記》中聲稱:「拿破崙是中等身材(大約五呎二吋),體格健壯。…

《水滸傳》的大反派高俅,在真實歷史中的記載是這樣的……

文/王薀老師 說起高俅這位歷史人物,在史冊上是一位眾說紛紜、頗多爭議的人物,他之所以後來會被人們關注,主要是來自於《水滸傳》中的某些人物和高俅有過節,至於故事情節裡的真假各有說詞。若從歷史上的角度來看,金聖嘆曾經評注過一段話是針對高俅所寫,而也因為他的評注,便註定了高俅在歲月的歷史上,將會是扮演犧牲…

柯南與克難:為台灣翻譯史探查真相

文/單德興(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凡是從事翻譯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樂於與人分享,否則就不會從事這種吃力不討好、報酬偏低、地位不高的苦差事。因此,賴教授除了從事嚴肅的翻譯研究之外,也積極利用網路平台分享她在研究過程中發現的一些奇聞軼事。 有鑒於二次大戰後台灣翻譯界的許多奇冤怪案,她成立了部落格…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歷史最該教的就是爭議:學歷史,是為了一起生活

課綱爭論是對於歷史的詮釋爭論。我的立場和新課綱不同,我沒辦法接受新課綱把臺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但也不認為撤回課綱算是解決問題。 反課綱的一種說法是「教育不能為政治服務」,意思是: 執政黨不該試圖利用教育來影響下一代產生與自己更接近的政治意識形態。 然而,我也看到一些反課綱的人主張說: 即便新課綱不撤…

【果子離群索書】歷史小說教我的事

歷史小說,我不見得那麼愛讀,常翻閱,多少帶點功利取向,希望透過小說,增進對歷史本身的理解。但此舉正說明了歷史小說的威力、魔力與魅力。 從讀者角度出發,歷史小說教我的事,主要是:關注或引發興趣於某段某部分的歷史、補綴史書空白、解開史實不解之處,以及增加歷史知識。 一段歷史人事,讓人耳熟能詳,很少是因為…

太陽帝國的最後一塊拼圖

假如我們穿越時空回到日治時代,會驚訝於縱貫線鐵路的路線與車站名稱竟多與現今相去無幾;舊時的「西門町」同今日一般,是大家休閒娛樂的首選地點;而當時台灣行政區劃的「五州」,又儼然就是今日「五都」的雛型…,種種雷同相似之處,是巧合?還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 精選 87 幅地圖,拼湊還原日本治台 51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