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昭如 那是個尋常的週末傍晚,爸媽帶著巧巧(化名)及她心愛的蝴蝶犬嘟嘟前往果園採木瓜。回程的路上,頑皮的嘟嘟不停地在車子前後座之間鑽來鑽去,逗得巧巧哈哈大笑。直到嘟嘟一溜煙鑽到爸爸駕駛座底下,把頭親膩地枕在爸爸胯下,巧巧突然天外飛來一筆: 「爸爸,你為什麼不把鳥鳥給狗狗親?」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本書不是這幾年剛出版的新書。它初次出版的時間是1932年,將近九十年前,現在在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絕大多數(很可能是全部)當時都還沒出生。 但這本書也不是「早就出版但一直沒有被翻譯進來」的那種多年來與國內讀者緣慳一面的經典。它在二十世紀的七零年代就出版過繁體中文譯本,多年來還有過幾回不同版本。 可是這本書還是很值得在專講新上架電子書的【一週E書】裡,特別談談。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油桐花咖啡杯〉。大意是:某縣的縣長因為強制徵收民地,再與建商勾結,牟取暴利,中飽私囊,以致地主憂憤自殺。 被徵收的民地後來開了家咖啡店,而那位地主的外孫女雅婷在那裡打工。為了替外公討回一口氣,當縣長來光顧時,她「用雙倍的咖啡粉泡濃縮咖啡,用高濃度的咖啡因誘發縣長心律不整」,最後喪命。 完整文章
主講:黃致豪律師/文章整理:黃亦安 人人心中都有鍵盤柯南,人人都想成為福爾摩斯,只憑雙眼一瞪、手指一摸、眉頭一皺,就能滔滔不絕地說出犯人的面貌和作案手法,然後瀟灑地轉身離開,留下一群滿臉敬畏的警察在原地。 但是,這畢竟是我們從小說和影視作品中看到的夢幻場景,在真實世界中,執法人員真的是這樣用行為科學來偵查案件的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