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趙序茅 無論身處非洲還是亞洲,長期以來大象都被認為是感性動物。牠們會幫助陷入泥坑的大象寶寶,用鼻子把受傷或垂死的同伴拉到安全地帶,甚至可以用鼻子給對方溫柔觸摸。 但是要見證大象具備類似安慰行為很困難,而如今恰恰有人證明瞭大象具備這樣的能力。亞洲象(Elephas maximus)和非洲草原象(Loxodonta 完整文章
文/金炅祿;譯/陳采宜 很多人都想把話說好,但是學習說話時,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們必須了解,那就是我們想做好的不是「演講」,而是「對話」。我們透過語言和其他人交流,藉此獲得新的想法,接著將新想法重新整理成專屬於我的東西,使思考得以成長。 假如對話時,只是單方面自顧自地說話,完全不聽對方的意見,我們的想法就會像被牆困住一般。越擅長思考的人越擅於溝通,原因便在於此。 完整文章
文/戴夫.亞斯普雷;譯/王婉卉 近期研究顯示,人際連結與社群的好處不只是道聽塗說或經驗談而已,而有神經學方面的證據。適當的人際連結,會讓你的大腦變得更強大。身為某個長大不怎麼擅長社交、性格又偏內向的人,我希望能更瞭解社交連結在認知上會帶來什麼樣的好處。 因此,我設法找到了保羅.扎克博士。他是位科學家、多產作家、專業演講家,研究的是催產素與感情關係,讓他也因此獲得了「愛博士」(Dr. 完整文章
文/蕭上晏 2019 年的國際書展,我帶著出版社的作品參展,同時也為自己(還未誕生)的新書做預購與宣傳,或許是因為「亞斯自白」這個主題太過吸引人,蒙主辦單位青睞,竟讓我的新書分享會自諸多申請活動裡脫穎而出,得以在素有「小週末」之稱的熱門時段舉辦[1]。 完整文章
文/鯨向海(詩人.精神科專科醫師) 近幾年來,醫教改革的浪潮從西方湧至,醫學人文教育在醫學系的課程中越來越受重視,甚至連住院醫師或主治醫師都有相關的進修課程,頻繁的簽到紀錄與學分算計之中,有時我不禁也懷疑起來,自己是否算是夠有人文素養的醫生呢?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在接觸虛構故事與現實事件的時候,有時會出現奇妙的差別判準。 例如我們在電影裡看到對妻子暴力相向的丈夫、認為丈夫有問題,原因是編劇和導演會按部就班地讓我們發現這件事,而且我們知道因為故事是編劇導演「虛構」出來的,所以他們的設定,就是那個虛構故事裡的「真實」──簡單說,就是作者說那個角色是會打老婆的壞老公,那個角色就是壞老公啦! 完整文章
文/布芮尼.布朗;譯/洪慧芳 我們常聽人說:「你就說出來聽聽嘛!」或「打開天窗說亮話!」其實說出來沒那麼簡單,遠比那複雜多了。有時我們擔心,坦言心聲或說出故事可能會有什麼威脅和後遺症。事實上,當你開始瞭解克服自卑的四要素時,你會發現多數人站出來分享故事以前,需要先做很多準備。有時候包容是指聆聽他人述說故事,有時候包容是指陪伴對方,因為對方仍感到恐懼,尚未準備好陳述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