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子葆 Photo from Wikipedia 現在回想起來,我生命的重大轉變之一,發生在四十歲。 四十歲之前,思考時需要的是理性上的警醒,於是沖一杯濃烈的黑咖啡成為一種幾乎是必要的儀式。為什麼說是儀式?因為往往我會忘了喝它,一直放到涼了無法入口,但是案頭有一杯彷彿吐露理性芬芳的咖啡,總讓我心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