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馬拉松」當然有鼓勵大家增加自己閱讀時間的意義,但其實不僅如此。 從讀者的回饋與互動當中,會發現以各種不同主題發起的「閱讀馬拉松」,會提醒本來就關注該主題的讀者「喔喔這本我還沒讀過」,也會讓他們發現「原來也有不同領域的作者寫過這個主題、這個主題可以討論的範圍比我原來以為的更廣」,例如讀推理小說的在社會學的作品裡發現相同主題,例如讀科學的發現經典散文裡也有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有的創作者專攻某個領域、專寫某一種作品,寫著寫著寫出了他個人獨有的風格,讓自己成了個領域的大師級代表人物;然後他們會偶爾跨出去玩一下別的,讓讀者在驚嚇當中看清真相──可能是「原來這個作者除了那個類型之外寫什麼都很爛好吧就算不很爛總之也稱不不上好」,或者「哇哩咧原來這個人寫什麼都這麼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史蒂芬.金寫了很多恐怖故事。他自己喜歡恐怖故事,喜歡嚇人也喜歡自己被嚇得半死,有時他會說自己的賺錢方式就是「販售恐怖」,好像他的腦袋就是製造恐怖罐頭的工廠,而且以他的出貨速度來看,他的腦細胞肯定是血汗勞工。 但是,史蒂芬.金的小說到底哪裡恐怖? 完整文章
十幾年前,美國人發現一件奇怪的事:頂尖大學裡,SAT成績相當的學生當中,黑人在大學課程的成績表現通常比較差。是的,我們知道黑人是弱勢族群,他們在美國的平均收入、成就和壽命都比白人低,唯一比較高的是從事高工時、高勞力和高風險工作的比例。 完整文章
她為自己取了一個日本綽號:「凡事問子」,不懂就問,左鄰右舍的主婦們盡量為她解說,幫她搜資料,幫她找答案,這才讓她敢於以春、夏、秋、冬四季為經,以她親身參與或親自體會的每一季中的重要行事為緯,自成系統的寫出這本細說日本全年習俗行事的好書。──黃天才(資深媒體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