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金魚 在文言文跟白話文之爭剛落幕的時候推出這本書,許多朋友或許會以為這是有預謀的,不過這本書完全是個意外。 《崩壞國文》的第一篇文章出現在二○一五年。當時,「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還在草創期,所有的創辦人多少都要承擔編輯和撰稿的工作,我經手的「深夜食堂」系列連載到一個段落時,作者們表示需要暫時休刊取材去,其中大約一個月左右的空窗期,我只好自己補位。 完整文章
本文摘自《哲學哲學雞蛋糕》書中〈我有可能唸錯字嗎?〉章節經作者及出版社同意轉載 大毛:蜥蜴喜歡吃蛋餅,我來餵! 生物老師:你弄錯了,蜥蜴不吃那個啦! 大毛:蛤蠣。 國文老師:你弄錯了,要唸「隔離」,不是「葛力」。 聽起來生物老師和國文老師都用一貫「告知真理」的口氣在指正同學。但是,他們的這兩個忠告,有著哲學解釋上的差異。 完整文章
․你以為,李宗盛跟女歌手們的風花雪月是現代的特產?其實宋代的柳永才是真正的高手。 ․你以為,把好幾首歌的各取出一句詞,再組合成一首歌,是現代流行歌曲的新招?其實這種手法早就有了,連蘇軾和辛棄疾都寫過。 ․談相思,沒有人比得過李清照的「人比黃花瘦」;論熱血,岳飛的「怒髮衝冠」更是天下無雙。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今年學測國文作文題,「看圖寫作」出了一道新穎創意的題目:用暢銷插畫家 Duncan 的一幅連環畫做為引導,要考生透過觀察畫面後,假設圖中古人在舉頭望明月後,穿越時空來到現代時,低頭所為而事的情境短文寫作,限制文長約 100~150 字,是一道需要活用文學「想像力」去書寫的題目,更考驗了學生們對於時下生活的體悟和感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