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們都知道你是個自動自發的嗜讀者,你有自己的閱讀選擇、品味、喜好,以及習慣,現在什麼熱門、什麼流行、什麼是自認文青的傢伙最愛掛在嘴邊的名詞、什麼名人現在都在討論的書目之類的,和你的選擇不見得相同,你也就不見得在意。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這麼自動自發的嗜讀者。他們不是討厭閱讀,只是有時的確需要一些指引,一些動力。 或者,一些好玩的、遊戲式的附加價值。 完整文章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值感到難受。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文學的影響力可以體現在電影、音樂或各類型的藝術上,如今出現在遊戲中,其實也不奇怪。但是以近乎原創的方式來與文學作品相呼應,在遊戲中可就少見了。 來自俄羅斯的獨立遊戲開發者蓋拉寧(Denis Galanin)與德國的遊戲公司Daedalic Entertainment合作的遊戲「The Franz Kafka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根據《衛報》報導,以色列最高法院在 8 月 7 日駁回了猶太裔作家馬克斯.布洛德(Max Brod)的繼承人對以色列政府的一項上訴,引起全世界的文化人士注目。但到底這位捷克作家擁有的遺產有多珍貴?即使在他過世 50 年後,仍讓後人不惜與整個政府庭上相見呢? 事實上,布洛德是二十世紀最偉大作家法蘭茲.卡夫卡(Franz 完整文章
文/Miffy 讀卡夫卡的書總是感到荒謬不解,被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壓迫。書裡的主角和他所在的世界總是處不好,他們都扮演外來者,被拒絕、被控告、被隔離,從不曾被接受,不管是《城堡》和《審判》裡的 K,或《美國》裡的卡爾‧羅斯曼,《蛻變》的葛雷高爾更慘,完全變成了「非人」,根本和人不是同類。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