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葛芸 這座城市光是名字就能展現出其所身兼不同的文化風貌:伊斯坦堡(Istanbul),或是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在不到一百年前,這座城市同時使用著兩個名字。端看選擇哪個稱呼,便能窺見使用者背後的文化認同及出身。 完整文章
文/潔絲.麥克休;譯/吳宜蓁 編寫字典,就是在「描述語言本來的樣子」和「整理正確與錯誤的用法」之間尋求平衡。其他教材在描述當時的說話方式時,韋伯斯特的書則試圖推行新的說話方式。對今日部分讀者來說,韋伯斯特就像是過時又迂腐的獨裁者,命令人們該如何說話,還立下了許多限制。 完整文章
文/藍弋丰 要說到革命「先烈」,當然不能不從孫文的革命活動談起,雖然孫文的革命成果值得商榷,不過以時間上來說,他的確是「革命的先行者」,是清末最早一批革命的人,這倒是無庸置疑。 孫文革命的過程中,經常公私帳不分,遭人指控侵吞公款4,這也就算了,最起碼他拿進口袋的錢倒是真的都掏出來做「建國基金」,投入革命活動中花掉了,但最令人髮指的一點,是孫文的辦事無能害死了非常多知識份子。 完整文章
郭台銘說,媽祖要他出來選總統。要是你考大學,跟面試官說是媽祖要你來報的,你連哲學系都上不了。 當然,民主社會裡決定總統人選的不是會因為考進來的學生程度太低而受苦的大學教授,而是一般人民。根據性格不好的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的看法,這些人在多半時候連自己投的票的內容都搞不清楚。 媽祖跟金錢的共通點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婚姻平權運動與宗教經典、乃至所謂文化傳統的針鋒對壘,仍在持續上演。最常聽到自認為高同性戀一等,因而充滿蔑視與忽視的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我也有同性戀的朋友,可是……」可是甚麼?可是他們不配得到婚姻。可是他們大可以用所謂同性關係特別法,規範一對戀人在生活、稅務、保險、醫療與繼承上的種種關係,可是我們就是不希望他們結婚。 完整文章
文/理查.費德勒(Richard Fidler)   伊斯坦堡法提赫區(Fatih)外圍有一座人行地下道,鑽過市區主要交通動脈。我兒子喬和我走下通往地下道的階梯,看見瓷磚牆壁上有一幅鮮豔的大型彩色壁畫。前景有個戴頭巾的人物騎在白馬上,背後是舉著大旗往前推進的軍隊,畫面正中央有許多牛隻拉著巨無霸青銅大砲。 完整文章
文/fakeyoshiki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羅傑.克勞利(Roger Crowley)的《海洋帝國》(Empires of the Sea),內容有三分之二以上是非常詳細的戰爭場景,而且超過400頁,但因為作者文筆流暢,還是把這段很不熟的地中海戰史給看完了(名副其實的「看人相刣」)。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農曆年前和王琄、楊麗音約採訪,工作人員臨時起意希望兩人拍支賀年短片,放上粉絲頁上向戲迷拜年,沒腳本、沒討論、沒套招,說來就來,兩人以狗年為汪汪諧音「旺、旺、旺」吠了起來,此起彼落、默契絕佳,笑翻周邊所有夥伴,而她們也樂在其中,遇上這兩位姐字輩的表演工作者的態度、即興與隨性,這才真正讓人明白什麼是戲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