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澳洲晴朗的週日早晨,受人景仰的牧師在教堂外與鎮民握手聊天之後走進教堂,原來應該是要換上聖袍主持禮拜,結果卻是揣著一把獵槍走回室外,舉槍射擊,殺了五個人。 在場的民眾都認為牧師很冷靜,並不瘋狂,要不是被趕來的警員射殺,牧師應該會繼續槍殺更多人;殺戮以牧師的死劃下句點,接著有報導指出牧師其實是個會對青少年男孩毛手毛腳的戀童癖,這場殺戮正與牧師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有關。 完整文章
《惡魔的背影》是犯罪報導作家蜜雪兒.麥納瑪拉未完成的遺作,全書除了描述她數年來鍥而不捨地追查與「金州殺手」有關的一連串懸案過程外,更透過彙整無數警方報告,採訪倖存者、目擊者與遺族等內容,構成了這本橫跨不同面相的調查報導,並由她的丈夫、調查夥伴與編輯們,在整理遺稿後集結成書。 完整文章
寫小說不只需要想像力,更重要的,是觀察力。除了觀察自己生活圈裡的人事物,也要觀察非自己生活圈裡的人事物;除了觀察當今社會的剖面,也要觀察歷史切片的樣貌;除了可以從餐桌上的常見蔬果一路看到全球的金融市場流動,也可以從世界大戰一路看到正方陣營裡的陰謀和八卦;除了可以揭發唬人的亮晶晶新創產業,也可以了解無家者的起落人生。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你覺得她日常生活中做什麼最浪漫? 」我問。 「打蚊子!她每天晚上是負責打蚊子的人,還會說:『對不起我開一下燈』,真的很貼心。我覺得打蚊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甚至比買花買巧克力更浪漫。」小貓說。 「書上寫你們家每天都有鮮花,好好喔!」我感嘆。 完整文章
《致命伊波拉》這本帶有科普味道的報導寫作,卻寫得如此好看,當小說看也可以。全書不僅報導生動,醫學的知識解說也深入淺出,閱讀此書頗得推理小說之趣。就像偵探與警探查緝真凶,像鑑識專家探索微物證據,一群醫療人員與生物科學家也全力追查伊波拉病毒的源頭,偵察病毒的儲存宿主。其中最引我注意的,是關於猩猩的敘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