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毓嘉 婚姻平權運動與宗教經典、乃至所謂文化傳統的針鋒對壘,仍在持續上演。最常聽到自認為高同性戀一等,因而充滿蔑視與忽視的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我也有同性戀的朋友,可是……」可是甚麼?可是他們不配得到婚姻。可是他們大可以用所謂同性關係特別法,規範一對戀人在生活、稅務、保險、醫療與繼承上的種種關係,可是我們就是不希望他們結婚。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冬將軍來的夏天》最美的地方,是作者不致力於「深入」──避免深入的意思,絕非不深刻,因為人類對事物或其他人類的理解,是存在「見微知著」的那種能力,小說家的能耐,有點像丟出能不斷起漣漪的小石子 ◎張亦絢(以下簡稱張) 完整文章
之前有一篇臉書瘋轉的〈誰說一夫一妻是中華傳統〉,其論據自有可考,但我所處的同溫層師長顯然有些不同的意見。過去尤其明代確實有男色風氣,但要說古典時期同性戀或多元成家是普遍現象,倒也還不至於。這此間的男色或孌童歷史錯綜複雜,或許留待日後細論。 完整文章
文/王鵬翔(中研院法律所助研究員)本文獲原作者同意轉載,原文請見「哲學哲學雞蛋糕」 朱家安的《哲學哲學雞蛋糕》中,有這樣一句話(151): 「大熊:念哲學真的超沒前景的啊,如果當初考得上法律系,我打死也不會填哲學!」 我想回應大熊的是: 第一、「如果你當初考上法律系,最後你還是會碰到哲學問題。」(關於這個條件句的哲學問題,請見「自我矛盾的預言」和「宿命論 vs.決定論」)。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九月開學第一天到公費分發的國中上課,就站著被校長罵了 15 分鐘:「你不要以為我治不了你!」黃益中這才發現,原來以前對老師角色的想像與實際的出入竟是天差地遠,三年後,黃益中考上了大直高中,離開了保守封閉的國中、國小教學環境,也遇上了作風開放的高中校長及前輩老師,這才開啟了他活躍的街頭運動生活,熱血公民教師,從此誕生! 完整文章
圖、文/作家生活誌原文刊載於作家生活誌,獲授權轉載 「今天真的很高興見到大家,從劇本第一個字到現在已經五年了,在這之間發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有好有壞,我甚至考慮過要放棄,可是卻有種很奇妙的力量在我想放棄的時候支持著我。能拍這部電影,我特別要感謝亞蕾姐,有了亞蕾姐,才讓這部電影能從無希望變成有希望。」 《滿月酒─電影書》新書發表的現場,身兼導演、編劇與演員的鄭伯昱(Barne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