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大大恭喜馬欣七月即將出版《邊緣人手記:寫給在喧囂中仍孤獨的我們》,期待! 我曾經舉手想翻譯喜愛作家的作品,例如松本清張的《半生記》、井上靖的《天平之甍》,而那十數年中有時間和餘力伏案完成的唯有宮本輝的《幻之光》及《月光之東》 完整文章
文/咖啡魚兒 一次的偶然經過,在書架上發掘了這本書,我緩緩拿起,快速瀏覽了書背後的介紹短句,原以為只是一本平凡無奇的網路小說,翻了其中幾頁,讀了幾段,不知不覺中,我被這看似平平無奇的書深深吸引,其中有一句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腦海中,那是章節的開頭「自欺欺人和誠實面對,往往是過程而非選擇。」 完整文章
文/于念平;人物攝影/Wu René 人終將因失去其所愛而心痛欲裂,並在此時才發覺不論失去與否,痛苦乃靈魂的根本狀態。 ——奧古斯丁《懺悔錄》   在書店翻開《痛苦編年》,立刻被作者奇異的文法與書寫風格吸引注意力,隨著情節推演下去,開始想這些事到底是小說還是真實?後來訪問時與作者首次見面,發現有些人就是像小說或漫畫人物角色一樣的存在,誇張到不像真的。 王俊雄是誰? 完整文章
文/熊仁謙 有一次我從海外飛回臺灣,一位朋友的母親剛好過世,我去慰問他,替他做一些祈福的儀式。我發現他只有一個人,就問他,老婆、小孩怎麼沒來?當時是晚上,他說小孩子會怕,所以不敢來。我又問,這不是他們的奶奶嗎?怎麼會怕?但朋友回答說,他們就是怕。 完整文章
文/克莉絲汀.哈梅爾 約莫十二年前,派崔克最後一次踏進家門,是在那晚的十一點零四分。 我記得床邊數位鬧鐘螢幕上閃耀著的紅色數字,以及他的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響。我記得他臉上膽怯的表情,他隱約成形的鬍渣,以及他站在門口,身上皺巴巴的襯衫。我還記得他是怎麼叫喚我的名字,凱特,那一聲呼喚彷彿同時表達了歉意和招呼。 完整文章
文/葉維佳 《祕史》(The Secret History)出版二十餘年,名列英國BBC「史上最偉大的一百本小說」,《失物招領》(Lost & Found)初試啼聲即入選2015年澳洲出版年度小說;《祕史》講得是貴族校園中青春的狂飆乃至於墮落,《失物招領》則述說三個寂寞生命一起踏上「尋找」旅途的公路之歌…… 完整文章
文/凱特文化主編 董秉哲 我清楚記得那個夢。抱著孩子坐在兩米高的圍牆上眺望遠方,遮霧的城市清晨,我們恍若被遺忘那般面對輪廓喪失的世界,我想教孩子些什麼,或唸給他楊喚的詩。 突然出現高中熟識的C,說想抱看看,我小心翼翼遞交過去,不久他卻手滑讓孩子摔下(視線裡癱躺的身體卻遠超過距離般地成為小小黑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