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曼娟   聖誕節甫過,陪伴父親去醫院回診,剛動完手術出院的他,緊緊握住我的手。我們過了馬路,坐上計程車,來到社區醫院,讓父親坐上輪椅,推著他前行。我背著雙肩背包,深吸一口氣,抬頭挺胸,步伐穩定從容。這是四年多的照顧生活鍛鍊的結果,不再緊張促迫、手足無措,我學會安撫父母,也安撫自己。 完整文章
咳咳,話說最近文壇的核心組朋友在討論「能不能無償寫作」,本魯一介邊緣人,竟也意外被捲入漩渦,不慎被小牙籤戳了一下(這話怎麼有點耳熟?貌似我大宇宙司令韓總也說過)。這事起因約莫是某些網站的專欄,將作家區分等級:簽約特稿作家有錢領,而無名小咖的投稿就被當成讀者投書而淪為無償寫作。 完整文章
高中開始讀簡稱「文教」的《文化基本教材》以來,我最怕的就是滿滿的、滿滿的X話的《孟子》。《論語》當然也有X話,且我非常respect至聖先師孔子,只要當一個教育家,誰難免要講幾句X話。好在《論語》只是記言體,篇幅短小,硬背強記就撐過去了。 完整文章
這兩天大家嚇到傻眼貓咪的新聞莫過於郭董說媽祖託夢,要他一定得出來參選總統。幾年前才有淡水阿嬤苦勸朱朱倫的新聞,現在咱們郭董亞古獸超進化,將大華國帶回到了君權神授的優良悠久的文化傳統,真是讓鄉民們好不感動。 完整文章
文/敏鎬的黑特事務所 〔地獄級國考遊戲〕 許多人對考場士子有些誤會,以為考試是一件很風雅的事。 事實上,考場的生活跟地獄差不多。 首先,不像現在是每年一試,古代是三年一試。 而且要取得當官資格,還要先考過秀才、舉人、貢士,最後才能取得最終門票:「進士」。(人生是有幾個三年?) 再來,考場環境可說相當惡劣,而且考試時間相當長,一場可以考上好幾天。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這個社會文不文明,要看這個社會如何對待他的古代。」 羅智成《諸子之書》的構想來自他學生時代面對各式穿統典籍的感觸,希望賦予這些久遠的心靈現代化的體悟,不過度依賴真實的歷史或是文化,只要是感到興趣的精采古人,他都會加以虛構的想像與個人的解讀,進而編織成有趣的篇章。 完整文章
文/孫中興 孔子說自己十有五而志於學,重點在於「志」這個字。現在很多人都沒有志,我們的教育裡也沒有訓練學生要有志。大部分的人應該寫過一種作文叫「我的志願」,小學常常有這件事,寫這題目雖然老套,但還能提醒你對於「志」的注意;到了高中還有老師叫你寫「我的志願」嗎?你的志在那時候變成只要考上好的大學而已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