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賽門.溫契斯特;譯/景翔 經過十年困居在囚牢中受苦,在知性上受到孤立和隔離後,麥諾感到他終於能攀爬回到陽光燦爛的學術世界。隨著在他認為是重回到那個階層的同時,麥諾的自尊至少也開始一點點地重新浮現,開始慢慢地滲透回來。從留在他病歷裡的一點點證據,可以知道他開始恢復了自信,甚至自滿,不單是因為一再重看莫雷接受他成為義工的來信,也因為他準備著手他自定的艱苦工作。 完整文章
文/暮琳 「沉舟」兩字看似負面悲傷,用以形容背水一戰的「破釜沉舟」卻有殺出新生之感。詩人夏夏在聽聞台灣野生魚類消失的景況後,推想若是魚類消失在地球上,未來該如何向後代子孫解釋字典中的「魚」字才好?有感於中文字許多部首出於自然,現今社會與自然的連結卻愈發薄弱,她發起籌備《沉舟記》一書的計畫,在記錄消逝之物的同時,也擁抱對新生的期許。 完整文章
文/商業周刊提供 十一月中旬,來到上海知名徐家匯商圈,走出地鐵站不久,「百腦匯」三個大字映入眼簾,這家成立十八年的台資三C賣場,才重新掛上招牌一個月,裡頭正高掛「雙十一」活動海報,準備迎接年底消費旺季。 這裡曾是全上海最大的三C賣場聚落,近年卻因為電商崛起不敵衝擊,如今僅剩兩家仍在營業,歷史最久的百腦匯正是其一。 完整文章
編輯幹久了有時候會忘記,這是個許多業外人士非常欣羨的職業。像前一陣子某理科背景的女性同胞,放棄高薪出國遊歷了一年,回國後終於爭取到編輯的工作,她竟然覺得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生涯成就。我被編輯線上的各式挑戰,折磨得忘記編輯其實是多麼讓人嚮往的行業了——雖然這種嚮往恐怕出於誤會的成分非常高。 完整文章
我一連寫了好幾篇台灣出版產業大崩壞的文章,比起產業上一次的高峰期,產值足足滑落了 38.25%,而且看起來今年的數字可能還會更難看。於是有朋友開始提醒我,你把出版業講得這麼慘,那這個產業還會有人敢來嗎? 產業很慘是現實,即使不講,產值遲早會反應就業規模,所以早講還有提醒作用,晚講只會讓人更失望傷心。 但如同我在拯救出版產業釜底抽薪的辦法所言: 完整文章
這是一本名叫《All Gone》的硬頁書,一本陪洪瑞霞與小女兒度過幼兒時期的可愛繪本。所謂的遊戲,並不是指故事本身有什麼特殊的遊戲設計,而是禮筑外文書店洪瑞霞(Lois Hung)靠著自己與孩子的互動,一起創造出專屬於親子間的閱讀遊戲! Cereal, all gone. Juice, all gone…… 完整文章
本月講了好幾場「現代譯場:如何使壞翻譯在台灣消失」的講座,課中有個重點是不斷強調,發譯不要因為主題很專門,就認為只有專家能翻譯。但不幸常常在課後的問答時間就有人問,他有一本圍棋書,是不是該找圍棋專家翻譯,因為一本圍棋書,圍棋術語至少在二、三百個以上……。(所以演講有啥用呢?演講有啥用呢?演講有啥用呢?)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