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青鳥】教育之後:談後世代未來學習的可能性

文/鄭唯云、尤齡緯 學校裡孩子們習慣稱為「地瓜老師」的雜學校創辦人蘇仰志,在講座開始之前先拋出問題,並希望大家重新思考「教育的目的」,是工作、賺錢,還是安身立命?又與生命的關係是什麼? 我們小時候總勇於嘗試各種可能,但在成長、接受教育的過程中,學習卻成為一種用來適應社會內在與外在關係的工具──教育的…

一旦習慣原始的讀書方法,我們都可能落入「低等勤奮陷阱」

文/成甲 在談臨界知識之前,先要弄清楚:什麼是知識? 我們學了很多年知識,但什麼是知識,似乎一下子說不清楚。比如:「回」字有四個寫法是知識嗎?朋友圈裡吐槽春晚的文章是知識嗎?羅輯思維「得到」App 中的課程音頻是知識嗎? 這些內容是不是知識,答案可能見仁見智,不過有一點我們可以達成共識:它們都是資訊…

只要勇於想像,科技就可能幫得上忙,閱讀與學習,也終能成為一場充滿可能性的盛宴

編譯/暮琳 歷史開始之前,人類便在學習。人類觀察、觸碰與記憶所處的世界,將所見所聞轉化為知識,並以各種方式記錄傳承。最初只有話語,然後話語被編織成故事,故事再傳唱成歌謠,音節與意義而後被賦予形體,形體成為文字,文字落腳在金石、獸骨上,泥板、竹簡、布帛接著出現,最後有了紙,紙集結成書。知識的形體不會停…

【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酸民十論

一、本質上,「酸民」是理想主義者。他們關注世界,絕不隱遁;他們具原則性,立場清晰、勇以表態。 二、實質上,「酸民」是發育不良的理想主義者。他們沒有培養足夠的知識力,更遺憾的是,他們欠缺具道德勇氣的行動力;他們心中依戀不捨的,只是一張已然殘破多年的理想地圖。 三、「酸民」喪失了較深刻的知識力與行動力,…

多數人都曾經歷的「殘酷學習法」──統一的學習進度

文/陶德.羅斯 我們社會中教育機會的基本本質,取決於速度和能力之間是什麼關係,而原來我們從三十年前開始就知道答案了。這要歸功於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教育學者之一:班傑明.布魯姆的研究。 一九七○年代晚期到一九八○年代早期,美國的學者和政治家舌戰不休,爭辯學校是能夠縮小成就差異,還是成就差異的主因落在學校控…

「平均值」讓我們相信一切有「正常」軌道可循,一旦偏離就是警訊?

文/陶德.羅斯 嬰兒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就是憑自己的雙腳站起來。我們密切注意他們是否在正確的年紀坐起來,以正確的方式爬行。如果我們的孩子在某個里程碑落後了,我們就深恐這代表嚴重的問題,或擔憂他們終其一生都要承受天生比別人慢的弱勢。 我朋友的兒子最近用少見的方式開始學爬:他側躺在地,用雙手拖著自己前進…

培養孩子的恆毅力,從「練習對困難事物堅持」開始

文/安琪拉.達克沃斯 「如果你是家長,想要培養孩子的恆毅力,又不想抹煞孩子自己選擇的能力,我建議你試試困難任務規定。」 我和很多家長一樣,直覺認為學芭蕾、鋼琴、美式足球或任何有系統的課外活動可以培養恆毅力。這些活動有兩個重要特質,是其他情境難以複製的。第一,有個成年人負責掌控全局(理想狀況是支持又嚴…

快抓出重點、快得到成就,才學得會、學得久

文/總編輯 齊立文 參與討論這次的封面故事時,我問了自己兩個問題:我最近、甚或是我這一輩子到底曾經學會了什麼技能?還有,快速地學習新的知識技能,是有必要的、有可能的嗎? 回想起來,我曾經學會的、做得還可以的事情,多半是被「逼」出來的。在學校要考試,在職場上要交出成果,不會,也得想辦法搞懂。如果是我自…

【讀者舉手】《流浪者之歌》:流浪是靈魂永恆的名字

文/陳冠良 「親愛的朋友,你真的認為有人可以免於自我之路嗎?」 掩卷,如波濤動盪的心緒汪洋,慢慢浮顯一道雛題:肉身有貌,靈魂無形,自我的覺醒之路伊始就注定了是永無盡頭的流浪之旅? 赫曼‧赫塞《流浪者之歌》筆下闡釋的,既是悉達多的前塵,亦是後路。他的旅途如那條潺潺長河的河水,不一樣的歸向,一樣的原地迴…

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妨先投入,才能找到方向

文/丁菱娟 不知如何選擇的時候,不如先投入現有的或是目前可以得到的工作。想要擺脫迷惘,釐清自己是否擅長某件事時,投入去做就是一個必經的過程。 雖然我在很多的場合中,鼓勵年輕人一定要找到的自己最有興趣與擅長的事去做,然後堅持的投入一段時間就可以看得到成果。但許多初入職場的人眼神中都露出了迷惘,問我如何…